好文章推荐_爱情唯美语录_短篇散文精选!

移动站 网站地图 浪漫文学网

浪漫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浪漫文学网 > 精选语录 > 伤感语录 >

遇上什么烦心事了吧

作者: 未知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6-05-19 19:38 阅读:
女孩摇了摇头,却沉默着不说话。这一夜,两人都翻来覆去睡不好,王超是因为那夜半歌声,而女孩的心事是什么呢?闹钟在点准时响起,可是连续两晚在点准时响起的歌声却没有如约而至。黑暗中,一直醒着的王超感觉到床上的女孩坐了起来,她披上衣服下了床。过了几分钟,都没见女孩回来,他忙穿上衣服出去看看。卫生间的门是开着的,没人。他一转身来到大门前,却看见大门虚掩着,女孩出去了。王超打开门,这一夜雪停了,一轮满月挂在天空中,把雪地照得格外亮。他远远就看见一个红色的身影朝雪原深处走着,厚厚的积雪让她走得异常艰难。王超壮着胆子,起身拿着大手电开了门。就在门开的一刹那,歌声停止了。门框上,一盏黄色的孤灯亮着,周是一片茫茫雪原,有说不出的神秘。王超把手电朝周扫了扫,大声叫道:“谁,谁在外面?是谁在那里唱歌?”回答他的只有呼呼的北风。这天吃过晚饭,调好仪器,王超就上床睡下了。尽管监测站里有干粮,但是电视广播都没有,如果雪依然不停,没办法回去,他就要变成“山顶洞人”了。窗外,北风呼呼地刮着,积压的大雪已经有大腿高了。王超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远处传来一声响亮的火车汽笛声,这是中俄铁路漠河小站的最后一班车到站了。女人喝着王超倒的开水,和他说着话。王超说:“其实也不是怕你是坏人,咱们这漠河极北苦寒的地方,还真没什么不长眼的坏人来过。再说就算有人来,也没啥可怕的,离我这监测站朝北走一公里就是解放军的漠河边防站。有人民子弟兵在我怕啥?只是……”王超想起了这两夜奇怪的夜半歌声,停顿了一下,接着和女人说起了这两天半夜诡异的歌声,他注意到女人听到他的话时,浑身颤抖了一下。这一夜,王超让女孩睡在床上,自己用几个凳子拼了一个简易的床铺。女孩抢着要睡板凳,王超硬是把她推回了床上。门外的女子见没人吱声也没人开门,又说了:“大哥,我真的不是坏人,只是个孤身旅客,你不信就把门开一个口子,我把身份证和火车票递进去给你看看。”王超把女孩背回屋中,许久她才苏醒过来。王超安慰她:“妹子,遇上什么烦心事了吧?”女孩被他吼得哇地一声大哭。这一下倒让王超的心软了:“回去吧。”战士上前敬了一个军礼:“你是阿芸吧,我是阿勇的战友。阿勇牺牲后,我们在整理他的遗物时,发现了他和你的通信。这才知道你们之间夜半情歌的约定。这是战友最后的心愿,要用歌声来保护你。无论你来不来履行和他的约定,我们也一定会帮助他实现最后的心愿。前两晚有两位战友换岗后,直接赶过来,在火车到站后的点,代表阿勇准时为你歌唱。今晚,因为大雪封路,我来晚了。”“大哥,能让我再住一晚吗?”第二天一早,王超就出门在周围巡视了一大圈,厚及大腿的积雪中没有任何发现,即便有什么痕迹也早被覆盖住了。这天晚上,他强忍着睡意,想看看今晚是否还会有那神秘的夜半歌声?只是快到点时,他的眼皮打起了架,昨天一宿都没睡,他很快睡着了。直到有一天,女孩决定去看战士。她和战士约定在月日至月日的某一夜赶到战士的部队。这个日期正是一年前,他们在寨沟雪地里相识的那天。到漠河的火车只有半夜这一班,战士告诉女孩,她可以直接走到气象监测站,一出火车站就可以看到高高的风标。而他每天执勤站岗,刚好点换岗,一下岗就赶过来接她。他从部队赶过来的时候,女孩刚好到达气象监测站。女孩说半夜一个人走夜路怕黑,战士说不怕,我会在北国雪原的夜空中为你歌唱一支情歌,那歌声可以飘出很远,一直跟在你身边。王超把门开了一个缝朝外窥探。一个身穿红色羽绒服的女人正站在外面,她的头脸都捂得严严实实,只看到一头乌黑的长发在雪光的衬托下格外显眼。他接过女人塞进门缝的身份证和火车票,核实了一下,果然是末班车的旅客。听着女孩的话,心情沉重的王超也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她。就在这时,嘹亮的歌声突然在窗外响起,王超打开百叶窗,下面的雪原中,站着一个孤单的身影,只见他穿着军衣,戴着军帽,动情地唱着《血染的风采》。“笃笃笃……”王超以为自己听错了,又是几声轻响,门外不知是谁敲了他的门。隔着门,他颤抖着嗓音问道:“是谁?”一个清脆的女人声音:“大哥,我是从漠河车站下车的旅客。今天火车晚点了,我找不到住的地方,你能让我进屋暖和一下吗?”我们的约定很快,点的闹钟响起,王超正睡得迷糊间,耳畔突然传来一阵歌声。王超一激灵,翻身坐起,他发现这不是梦,真的是有人在外面唱歌。这荒郊野外,又是零下多摄氏度,大雪纷飞的天气,是谁半夜时分在野地里唱歌?王超感到后背上直冒冷气。门外,女人接过他递回的票证说:“大哥,这下相信了吧,让我进去吧,这大雪纷飞的!”王超打开了门,女人进了屋,解下围巾和帽子,是个挺漂亮的女孩,二岁。王超问女孩,怎么这么晚一个人赶到这荒芜的雪原中来了?女孩沉默了一下,说是来会一个朋友。女孩给他讲了一个故事。一年前的这个时候,一个南方女孩在寨沟旅游时不慎跌到山谷中,摔伤了腿,被一个探亲回家的战士遇上了。他给女孩固定了伤口,然后背着她在雪地里走了天夜,把她送到了景区急救站。女孩从此爱上了这个战士,与他开始了一段从中国最南端到中国最北端的鸿雁传情的爱情。我来了“回来,你干什么去,快回来!”王超朝女孩的身影喊着,声音在荒凉的雪地上传得老远。女孩的身影顿了一下,没有回头仍然朝前走着。王超怕她遇到危险,抓过一根木棒,跟了过去。在雪地深处,他终于追上了女孩:“你干什么啊,这更半夜的?”女孩突然扬起脸,对着夜空大声喊着:“阿勇,你在哪里?你出来啊,我知道是你,我是芸啊,我来了!”女孩一边哭一边叫,最后伤心地趴倒在雪地上。夜半歌声“是阿勇,是阿勇。他来了,我要去见他。”女孩说着,拔腿就往外跑。王超拿着她的外套跟在后面。当他们赶到那个战士身前时,歌刚刚唱完。阿芸望着战士的脸,失望地呢喃:“你不是阿勇,不是!”王超是个气象监测员,他的工作就是采集漠河气象监测站的数据和维护仪器。年年初的大雪极寒天气把他困在中国最北的气象监测站中。点整,他又被那诡异的夜半歌声惊醒。这一次他刚起身,歌声就停了。出门寻找了一圈,什么也没有,王超觉得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慌忙跑进屋子,关上门。第二天一早,女孩告别王超走了。到了夜幕降临,王超刚把仪器调好,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打开门,还是昨天的那个女孩。可是就在一个月前,女孩接到部队的电报,战士在抢救雪崩遇险的群众时牺牲了。说到这里,女孩哭着说:“昨天听你一说起夜半歌声,我就知道那一定是阿勇。他没有忘记和我的约定,他知道我一定还会来,他知道我一个人怕黑,所以他的灵魂才会在约定的日子,每晚在雪原上唱着情歌等我。可是今晚,我来了,他怎么……怎么反而不出现了?他怨我来晚了吗?”个人就这样站在北国雪原之中,谁也没有说话,不知是谁突然又唱起了那首《血染的风采》,很快,个声音混在一起,动情的歌声在雪原冰国的上空久久回荡。王超愣了一下,闪身让女孩进屋。真是活见鬼了!王超关上门,又找了根木棍顶在门背后。下半夜他怎么也睡不着了,尽管那歌声再没有出现过。“怎么了,没见着朋友?身上没钱了?还是没有找到旅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我的一切情绪都是矫情

下一篇:他们在商场的电梯间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