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区新店 | 用眼珠创作,吐出“东方灵药”,这些“无解”青年在搞什么鬼?

(欢迎参与文末话题)

有人说,就算自己再奇怪,一旦走进沙坡尾,就不会觉得自己奇怪了,因为这里出没着太多奇奇怪怪的人了。

01

这群怪人聚集在一个“无解空间”

最近,艺术西区又涌进了一群奇怪的年轻人,他们平常的画风是这样的:

就算是在奇人异士随处可见的沙坡尾,他们的张扬个性和癫狂style也轻而易举地引人注目。而他们所做的空间也散发着一种另类的高级感,他们宣称,“想打造一个颠倒的地方,悲伤看成欢喜,喜欢变成清冷,也想用这个颠倒的角度,去看一下与外界完全不同的避风港。”

这个地方名叫YÉ FU YIN X ELAPSE,又被他们称为无解概念集合空间。

图片没放错,是要歪着头看

对于这个有点玄乎的名字,主理人ECHO是这样解释的:

“YÉ FU YIN悦浮垠中的‘悦’,是喜悦的意思,而‘浮’字从我们做时尚的人来说,我是希望它是有点飘忽的,并且是建立在普通人审美之上的,‘垠’则是广阔的意思,然后我希望它是多元的,这是服饰的部分。

而咖啡的部分叫ELAPSE,中文的意思是流逝,时间流逝的意思,它的logo是一个倒过来的沙漏。在吧台制作饮品的两个小哥哥,都是从美国留学回来的,都很年轻,甚至有一个还是00后,他们的宗旨是制作高品质的咖啡,他们非常热爱咖啡文化,想玩一些手冲咖啡,花样咖啡,还有各种调制的咖啡饮品,在吧台的那两台咖啡机,我们也下了血本,每台都价值20万以上,晚上,他们会做一些调酒。这个过程跟我们想用一种年轻的心态来玩的实验性的东西是吻合的。

空间门口

然后整个空间为什么又叫无解空间呢,我希望它是没有固定解释的,没有统一的调性,就是谁来解读它都会得出不一样的意思。我们的想法就是跟各种年轻的新生代设计师、艺术家联合去做一些展览,把设计师的理念以及他对当下流行文化的思考、创意,在这个空间里展现出来。

同类相聚嘛,我也想和有类似想法的朋友们一起,把这个概念性的东西先玩一把,把设计师款时尚服饰,精品咖啡,还有lounge融进这个集合空间里。”

02

这位设计师在讲“东方灵药”故事

目前,已经开始有一些新锐设计师带着自己的作品进驻到YÉ FU YIN,Kayson便是其中一个。

新锐服装设计师 Kayson

Kayson是来自沈阳的大男孩,出身演艺世家的他从小就对服装设计情有独衷,在作业本上画设计图,摆弄布料缝小衣服,是常事。不知从哪里看到的关于“英国时尚教父”亚历山大·麦昆的画册,更是开启了他对于时尚的认识。

亚历山大·麦昆

2014年的一场大病过后, Kayson如蒙天启,拨开眼前迷雾,从此坚定今后人生将以服装设计为业。高中毕业果断地考上了美院的服装设计专业,2020年9月,机会来临,他又果断地休学,开启了自己的创业之路,推出个人设计品牌KAYSONABLE,在短短不到5个月的时间里,完成了从理念构想到草图设计再到系列成品集中呈现的过程。

Kayson说,那场大病痊愈之后,他更意识到时间的有限性,除了服装设计,他几乎没有别的爱好,所有的时间都泡在了上面。以直觉驱动创作的他,是个十足的行动派,想到什么就立即去做。他喜欢用 每一季的所有衣服去给大家讲一个故事,目前在 YÉ FU YIN展出的,是他的“东方灵药”系列设计服装。

Kayson的“东方灵药”系列服装

“在疫情期间,发生过很多关于女性平权的讨论,其中有那种很极端的女权,大家称为田园女权的那种,大家一度过度地把目光锁在这儿,用它去制造话题。从我的理念来看就是任何事情不需要过分地较真,但是现在对于女权这个问题大家都过分地较真了。

从我的理解来说女性就是女性,你不用说我要特立独行,不是说为了像男性一样就要去做一些男性应该做的事情,这样就很极端。”

Kayson的“东方灵药”系列服装

“那么,我的理念就是回归到东方,回归到东方女性最原初、最自然的状态。我就通过‘灵’和‘药’这几个字去诠释它,做一个价值观的输出,最后我讨论的女权是什么呢,就是东方女生是以柔克刚的。不能说为了女权抛弃掉女性特征,然后跟男人一样,你想怎么样,那是你的自由选择,而与女权无关。

所谓女权就是自信,老娘爱传什么就是什么,我就得穿出我自己,我不依附于任何人。这才是真正的女权,它是以柔克刚,它是有力量的,而它不是说那种我要去战斗,我要去杀戮,或者说我要制服你,我就是女王什么的状态。你就是做你自己,这才是女权。”

03

他二十出头,喜欢用眼珠来创作

DORACO是比Kayson更年轻的艺术家,他的作品陈列在YÉ FU YIN,以怪诞和特别引人注意。

DORACOYÉ FU YIN的朋友们

目前还不到22岁的DORACO毕业于央美,去年7月他南下到厦门开设了个人工作室。平常进行绘画、雕塑等多种形式的创作。他在YÉ FU YIN陈列的娃娃和饰品大量采用眼球、兽骨等元素,而在他平常的创作中,也非常喜欢使用人体器官作为创作元素。对此,DORACO是有自己的思考的。

DORACO的一些雕塑作品

他说:“眼睛这样的元素是我比较沉迷的一点,一个普通的东西,有了眼睛之后,可能会产生恐怖谷效应,一下把你感受性的东西拉近或者是具象化,就有了一个能让人最快抓取和感受到的神态。它有一定的生物特性之后,人会开始对它敏感,会开始对它有反应。”

DORACO的一些雕塑作品

“我的作品的核心概念是置换。我所有的作品其实是具有一些某些东西的外形,但实际它不会实际上不是那种东西的本身。我有一个食品系列的作品,它具有食品的外形,但其实不是食品原有的状态,就像我的娃娃它拥有玩偶的那种原有的外形,又不是玩偶本身。

这些东西我是想让人们感觉到,你生活里面用的或者是大家追求的,不管是吃的还是用的东西,可能有高低贵贱之分,但是当你拿一些普通人接触得到的材料,展现出一个有类近似性或者是类比性的东西时,比如说你拿纯手工做的一颗这样接近宝石外观的眼球和一颗纯天然的宝石一起比较时,从美观性和艺术性去比较的话,可能不一定是有贵贱之分。”

DORACO的一些雕塑作品

“当你置换掉一些它原本体现了正常概念的东西时,大家追求的又是什么呢?我觉得我的作品,重点是在发问,这个问题也是给观众的。我的作品,它如果真正有提到问题,我希望我可以反复强调这个问题,强调到大家都意识到这个问题,但是真正怎么去解决,怎么去对待,怎么去阐述,那是观者的事情。

与此同时,我希望能够观察别人观看我作品时的状态,任何的状态都好。我觉得我的作品都算是相对未完成的状态,我希望观众能看到那个作品时的状态,成为完成那件作品的某一部分。而且,我可能从不同人的反馈中,能得到其他的灵感或者是动力或者想法。”

04

“要让大家看到你的态度”

其实通常意义上所谓的怪人,大都是特立独行、忠于自我,敢于从新的视角看问题,并试图探索出新的生活方式或者观念的人,创新,实验,勇敢是他们共同的特质。

一个社会文明程度的高低,取决于对所谓的怪人包容程度的大小。沙坡尾之所以能聚集到许多创意人士,正是由于这里保有了某种自由度。

ECHO、 KaysonDORACO、"宝藏女孩"Bova和他们的朋友,正是这样一群所谓的“怪人”,他们首先考虑的不是简单的商品销售,而是试图先让大家看到他们的态度。

他们想通过一种更深层次的表达,融合了更多设计师元素,做一个不断在变化和更新的空间,让更多有趣的人能够相互联结在一起,创造更多的可能性

互动话题

分享一下你发现的有趣空间

你发现过什么好玩有趣的空间吗?

欢迎在文末留言,和我们分享吧。

地址:沙坡尾艺术西区60-103铺

主营:融合时尚服饰、咖啡、lounge为一体的概念集合空间

艺术西区 | 原创发布

----------------

欢迎分享

采访、撰稿 | 板 邪

图片 | 来自 YÉ FU YIN

编辑 | 板 邪

也许你还喜欢

明末清初画派与画家关系之探讨——

安徽芜湖画家萧云从(1596-1669),相对清初画坛的主流群体如“四王画派”,一向被视为非主流画

戏曲演员应有的素养与学养

戏曲演员要有所成就,就应该不断提升自身的素养与学养。从1997年开始,我在组织实施中国京

书法是精神与生活的同构

书法的生命力,很重要的一点在于书法对于现实的意义。从这一点出发,反思当代书法创作,无论

郑重|印象里的谢稚柳翰札墨迹,渐去

近现代书画家、鉴定家谢稚柳先生书风和画风有着强烈的一致性,而且是书风随着画风的衍变

考古学家何乐夫教授

2000年,笔者在金城关风情区古玩店看到一轴条幅,虎皮宣上数行钟鼎文,显得严正劲峭、古朴雄

农民自学画画28年,被骂废物,意外走红

农民画家 熊庆华 熊庆华 湖北仙桃市普通农民; 被人们称为“中国毕加索”、“农民梵高

百件中国画作品走进衢州乡村美术馆

1月13日至25日,由浙江省衢州市柯城区委宣传部、衢州市柯城区文化和旅游体育局主办,衢州

范曾一幅画卖6900万,表示再过30年,艺

范曾在当代艺术界具有广泛的知名度。所谓名人是非多,范曾的绘画作品也是饱受争议。但即

赵利文:痕迹

赵利文,中国艺术民工,当代纪实摄影的践行者。中国摄影师协会收藏专业副会长,【终南山赵相

不着急的人生,过得有多高级?

慈怀君说 提起中国书画艺术大师,无人能绕过齐白石。 他是当代北漂的鼻祖,55岁闯北京,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