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晓生:从“救火”到“布道”,一个安全老兵的天命之年

离开360后,谭晓生把新办公地点选在了北京来广营的阿尔法创业公社。这里没有独立的办公室,大厅里人来人往,都是拼搏中的年轻创业者。

一年之前,谭晓生在360担任技术总裁、首席安全官和首席隐私官。他手下管理的1200多号人,占满了酒仙桥360大厦的好几个楼层。从递交辞职申请到正式离职,交接工作做了整整8个月。

尽管创业后的“排场”看起来不如从前,但谭晓生觉得挺好——做的是想做的事,睡得也比以前好多了。

点击可观看视频。

救火队长

从北大方正、3721、雅虎中国到360,在过去很多年里,谭晓生的职业生涯都和大学同学周鸿祎紧密联系在一起。两人共事期间,谭晓生总要处理那些最“tough”的事情,渐渐地有了“救火队长”的称号。

2009年,谭晓生正式加入360,职务是“战略投资总监”。但实际上除了投资,谭晓生还先后管过社交游戏、系统部、云盘、补丁等多个业务,基本上哪里出了问题就要顶上。

360元老之一齐向东有个评价,“啥事老谭管,不会差到哪里去”。的确,不管遇到什么样的“救火”事件,谭晓生似乎总能搞定。

2010年,360当时的“信息安全部”有近一半的人辞职,周鸿祎和齐向东觉得苗头不对,就让谭晓生来负责。于是,谭晓生再度“临危受命”。

此后八年,360的安全团队在谭晓生的带领下蓬勃发展,撑起了360安全团队的半壁江山。到了2018年决定离职时,谭晓生手下管理着1200多号人,其中有500多是各安全团队的黑客。

“黑客可比程序员难管多了”,他笑说,带了一个这么强的安全团队而最后没有让团队崩盘,可以算得上“这辈子完成的最有挑战的事”。

能多年做救火队长还能保持团队不崩盘,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谭晓生的性格和做事方式。

网络安全从业者往往是做技术出身,许多企业高管身上都会有或凛冽或张扬的“怪咖”气质,但谭晓生不同。在绝大多数公开活动上,你都能看到他穿着得体的西装,带着随和的笑容,看上去温文尔雅、极好亲近。他有一双笑眼,笑起来时眼睛眯成一条缝,更显得有亲和力。

谭晓生。受访者供图。

在《网络安全法》出台前的那些年里,行业里有很多灰色地带,偶尔有下属不小心踩线碰到麻烦时,通常要靠谭晓生出面“平事儿”——早些年,他甚至要在去现场之前做好被扣押的心理准备。

“确实也有一些安全公司,出事儿的时候会跟员工撇得很干净。但老谭会区别对待,如果是做黑产这样违法的事情,他坚决不管;如果是工作相关的,他会想办法帮员工解决问题。他人缘特别好。别人找他的时候,他能帮的都会帮,所以他需要帮助的时候,别人也愿意帮助他。毕竟他也不是为了一己私利。”谭晓生好友、现深信服副总裁黄一玲说。

原360无线电研究院院长、知名黑客杨卿,与谭晓生共事多年。黑客往往喜好自由、个性极强,杨卿也不例外。如果工作任务“太普通”,他就不太乐意做,但这种时候,谭晓生也不会勉强他。

在谭晓生看来,黑客这种创造性的工作,需要兴趣驱动,不然很难做出好成绩。所以,他更愿意花大量的时间与业务骨干聊天,和他们一起分析安全领域热点与趋势。

一个细节是,谭晓生去公司的时候,通常都是上午9点前就到办公室。而作息与常人不同的安全人员们,有些人要到中午12点左右才到公司。谭晓生对此保持了较大的宽容度。

同时,为了照顾部分“谁也不服谁”的顶级黑客们,谭晓生把安全团队分成了15支小团队,每个小团队的负责人直接向自己汇报。

谭晓生知道,这实际上并不符合管理学的基本规律:一个人可以有效管理的下属人数是七个或加减两个。连杨卿都觉得,谭晓生为了照顾下属的喜好和习惯付出了过多精力。“一般的高管是比较理性的,他比较感性,所以也会更累一点。”杨卿说。

赤诚

在以“好战”著名的360,谭晓生的温和气质独树一帜。因此,有人说他就像“吉祥物”。多位老下属提到,每当团队取得成绩时,谭晓生的喜悦总是溢于言表。

有几次,杨卿跟谭晓生一起去美国参加安全圈盛事RSA会议。谭晓生每次都会提前安排好自驾路线,一边往会场开一边带团队沿途看风景。“他都会提前弄好手台、导航仪,然后亲自开车。开的时候他还给你介绍,比如路过的是什么?这个别墅曾经是谁住的?他知识面很广的。”

但这样温和的“吉祥物”,也有拍桌子瞪眼的时候。有一次,他甚至因为在中国计算机大会公开“发飙”上了新闻。

2018年10月27日,中国计算机学会(以下简称CCF)主办的中国计算机大会进行到第三天。谭晓生作为CCF的副秘书长,担任上午第三个圆桌论坛的主持人。但这场论坛的开始时间比原定计划晚了40多分钟——主办方临时增加议程,之前的圆桌论坛又超时,导致严重拖堂。

时间临近中午十二点,第三个圆桌的嘉宾还没上台,听众纷纷离席。眼见台下的座位空了大半,话筒又突然故障,谭晓生厉声说完“临时加议程”“前面的拖堂无人控制”“现场的社委是如何控制的?”三句话后,狠狠地把话筒摔在了地上。

就在人群骚动时,谭晓生走下台,大声地一一说出圆桌嘉宾的名字,并表示“我对不起你们”。

很快,有媒体跟进并发出报道。一些网友在相关新闻下评论“没素质”“任性”,但是也有许多360的员工成了谭晓生的“自来水”。“老谭很少发脾气,看来这次大会真的是有问题。”“老谭是我见到脾气最温柔的老板,能逼成这样,可想而知。”“按照对谭总的了解,能把他惹到这份上也是牛。”

谭晓生太太夏林回忆,当天,谭晓生就打电话跟她自嘲,“你老公又要上新闻了,肯定有很多负面新闻”。“确实有更柔和的方式,但他更多是为产业界争面子,怕产业界的嘉宾感觉自己被忽视了。这样的话,以后产业界谁还愿意来参加学会的活动?”

这件事的后续是,谭晓生通过大会组委会向全体参会者表示了歉意。中国计算机大会官网发文进行说明,承认“会议的组织存在问题”,并特别列明了谭晓生请来的四位产业界嘉宾。

同是CCF会员的黄一玲认为,谭晓生是个“挺赤诚的人”。“他有问题倾向于直接说,但都是对事不对人。我们很多时候不愿意直面冲突嘛,就会想’算了算了,就这样吧’。老谭他不会随大流。不管对方怎么样,他一定会充分表达他的观点。但也正是因为他的这种赤诚,大家会尊敬他。”

2019年,谭晓生继续在CNCC大会上担任论坛主持人。图自CNCC官网。

这种耿直地坚持原则、甚至会被人认为情商低的赤诚,其实早在谭晓生的学生时代就已经显露出来——本科毕业那年他本来可以读研,却因为“价值观”问题跟导师闹掰了。

“我导师其实挺自私的。他总说把什么东西做出来就重奖我们,从来没兑现。有一次他又这样说,我就问他,老师你打算怎么重奖我们?他就暴怒,把其他人支开骂了我两个小时。他是很凶的,其他人都不敢得罪他,我那次就把他得罪了。”因为这样,谭晓生一直是本科学历。在他任职过的各个公司,这样的学历水平都跟其他高管差了一截。

在黄一玲看来,谭晓生能获得他人的认可,更多地是凭借人品和专业度。他身上的赤诚里,也有“可爱”的一面。

她回忆,两人在360共事时,曾一起去参加一个有官员出席的晚餐。进了包厢以后,“对商务礼仪完全无感”的谭晓生直接坐在了主位上。

“我当时碰了碰他,他没反应。我又给他发了个微信,他没看见。然后一晚上我就尴尬得要死。当然对方也没说什么,但我印象很深,后来老拿这事儿嘲笑他。 ”黄一玲笑说,“那时候他都40多岁了,按理说这些讲究应该都懂,但他真不懂。”

底线

作为新兴行业,全球互联网在过去二十多年中“野蛮生长”,中国也不例外。监管规则缺失,导致行业内鱼龙混杂、乱象丛生。

在江湖行走多年,谭晓生自觉还是“底线比较高”“三观比较正”的人。采访期间,他拿近年大火的区块链和数字币举例子:“割韭菜的人三观就很歪。当然韭菜也作出了自己的选择,他们可能不是无辜的,但割韭菜还是不对的。”

一旦触及到底线,他绝不退让。有一年,360的一个项目发生事故,问题出在360一方,业务团队的负责人却一直百般掩盖,试图“甩锅”给合作伙伴。谭晓生拉着各方人员一起“打”到周鸿祎出面裁决,不停地抛出证据,证明涉事负责人在撒谎。最后,这名本是周鸿祎爱将的负责人面红耳赤到说不出话,照章接受了公司的处罚。

太太夏林评价,正因为这样,她才放心让谭晓生去从事网络安全行业。“这个领域可以白,可以黑,有很多‘黑的’方法去挣钱。但他从来没有做过,也不让他手下做。”

2012年,谭晓生出任360首席隐私官,由此也成为了全中国第一位首席隐私官。在他任内,360发布了用户隐私保护白皮书,并为各种产品确定了隐私保护政策——而国内大多数企业开始认识到用户隐私保护的重要性,还要追溯到这几年政府部门展开大规模的治理行动之后。

那段时间,谭晓生的老下属、原360隐私审核总监王艳辉成为隐私审核小组的核心成员。业务团队有数据需求时,通常会先找她审核必要性。“我会比较严一点,我说不行就基本上不行了。但是如果他们有异议的话,还是要去再找谭总。 ”王艳辉说。

对于企业而言,严格保护用户隐私和数据,势必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业务发展。因此,谭晓生也偶尔要面临为难的选择。

有一次,360时任首席运营官找到谭晓生,说游戏团队想要开发“查看附近的人在玩什么游戏”的功能,需要提取用户的GPS坐标。

谭晓生直言,当时是“有点痛苦的”。“他是首席运营官,我不想得罪他。但是GPS坐标这个数据又确实很敏感。产品和开发人员有个特性叫做‘眼大肚子小’,什么用户数据都想拿,但拿到后往往又不能有效使用。但你要是真拿了,别人一取证、一质疑,很难解释。”

最后,谭晓生给出了折中方案:先用足以判断用户粗略位置的IP地址测试,看看效果好不好。如果效果好就再想办法。结果测试完了,游戏团队发现效果不好,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实际上,“眼大肚子小”的研发人员,并不是360仅有。对于互联网公司而言,大数据就是石油。明确的法律和政策未出台之前,许多公司都没有去抑制自己的数据收集冲动:别管有没有用、是不是隐私,反正先把用户的数据拿上来再说。

2019年,十余家数据公司因为爬虫问题接受调查,其中不少高管被警方带走。魔蝎数据、新颜科技、聚信立、天翼征信、公信宝、同盾科技子公司、51信用卡、考拉征信……名单上的一长串公司,均涉嫌过度采集数据、侵犯用户隐私。有人评价,“大数据行业倒在2019”。

谭晓生不止一次在公开演讲中说,一些数据公司的人是自己的朋友,但他们“做的不对”。

这样公开说朋友,不怕对方心有芥蒂?对此,谭晓生的回答是“我不在乎”。

“他们之前干这事的时候,我也直接说他们是不对的。行业里面很多人干这个事情,他知道这件事不对,只是出于商业利益还做,那是他自己的选择。因为我批评了他们就不当我是朋友,那他们不知道怎么做朋友。”

和谭晓生一起做隐私合规多年的王艳辉觉得,老板有点“嫉恶如仇”。“他也跟我提过这些事情。其实他挺看不上那种搞小动作的,或者是心术不太正的。”

但谭晓生也坦言,底线比较高,做事时难免“吃亏”。“如果你特别守规矩,那可能真的就被底线很低的竞争对手搞死了。过去这些年里,用野蛮的方法长大的企业还挺多的,最后反而是这种企业受到了追捧。当然近两年咱们中国的法治情况越来越好,这种时候,稍微严一些的管制还是利大于弊的。”

焦虑感

因为常年要“救火”,谭晓生的工作时间被切得很碎。尽管也收获了许多业绩和成就感,但整体而言,他并不是很享受这样的工作状态。

在360大楼四层,王艳辉的工位就在谭晓生的办公室外。只要谭晓生在办公室,她就会看见不同团队的人排着队来找谭晓生。“他门口就一直会排着一溜的人,然后大家隔一会儿就问一句,谭总出来了吗?谁谁谁出来了吗?谁谁谁怎么半个小时还没出来呢?”

“办公室门口排着队,每个人都进来找你谈5分钟。然后来找我的事儿吧,好事儿不多,基本上都是烂事儿。都问我,谭总,怎么办?这种状态没有人会很开心的。其实有时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但必须与当事人一起找出解决办法。”谭晓生直言,很多年里,他的“救火”里也有无奈。

谭晓生在360主办的ISC 2018大会上发表演讲。图自网络。

夏林记得,因为谭晓生工作太忙,她不只一次偷偷帮谭晓生从医院“出逃”。“他有一次滑雪摔伤了腿,做完手术本来应该多休息几天的,但是必须去杭州开会几天。我就带着女儿、推着轮椅上的他去了杭州。”

“他可能上一分钟刚刚处理完一个焦头烂额的事情,下一分钟就得马上换个特别积极、正能量的面貌去见人。他们有时候开玩笑说他是男公关。”在夏林看来,谭晓生不是很会搞关系的人。之所以能胜任“救火队长”,是因为他会给别人非常专业、诚实和正直的形象,“所以别人愿意信任他”。

但不管谭晓生如何擅长应对挑战、消化压力,外界的种种多少还是会内化为焦虑感。离职前的那一年,他一度焦虑到每天零点入睡,凌晨四点就醒来——做完心理建设之后,勉强能睡到凌晨五点半。

他终于还是遇到了一些工作上的事,觉得自己“真的做不到”。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后,他开始考虑离开360。

“做安全的人讲义气,高管理念不一致的话,团队很可能会分裂,360的安全力量是多年天时、地利、人和聚集起来的,如果出问题散掉,就太可惜了。在这种情况下,不如把团队交给周鸿祎自己管,对公司和我彼此伤害都是最小的。”综合考虑之后,谭晓生做了决定。

布道者

从360离职前,谭晓生曾经短暂地尝试过退休生活——趁着休假,去温哥华跟老同学一起钓螃蟹。

“钓螃蟹确实好玩儿,笼子里放上鸡腿扔到海里,20分钟就能捞上来螃蟹,清水煮一煮可好吃了。那时候就是想试一下,如果真的过这种比较休闲的日子会怎么样?后来想想不行。这些东西我也喜欢,但我还是会追求更多元的成就感。”

2019年,谭晓生创立赛博英杰,主要做安全公司的孵化。他没有融资,创业资金来自工作多年积累的资产。阿尔法公社的创始人也是谭晓生的朋友,得知老友要创业,免费提供了场地。

在杨卿看来,谭晓生的这次创业是“真正的布道”。“有经验有成就的人应该去做这样的事情,为他人、为行业去塑造价值。”

这种“布道”,在谭晓生的安全之路中其实一直有迹可循。2005年在雅虎中国做高管时,他就亲自参与校招工作。后来在360的十年里,经他选拔进入公司的应届生有数千人。渐渐地,大家都习惯地尊称他为“谭校长”。

“雅虎中国其实是中国互联网的一个黄埔军校。从技术人员到做产品的,我们培养了很多人,后来分布在互联网的各个公司。但一方面说是校长,一方面也有点悲凉,团队都散了,没有把雅虎中国搞好。所以新公司叫赛博英杰,因为我还是有些英雄情结的,觉得自己要为网络安全行业做些事。”谭晓生说。

阿尔法公社内没有独立的办公室,谭晓生和为数不多的员工就在大厅一个角落办公。他的身后是一个展示架,上面放着公安部、网信办等各种部门及协会颁发的奖状、奖杯、感谢牌。全公司的员工只有7人,还有2个在外地办公。

这样朴素的创业环境,在谭晓生的朋友圈里并不多见。一开始的时候,他甚至问过太太夏林:“老婆,你会不会觉得没面子?”夏林的回答是,“没事儿啊,我觉得挺好”。

“尽管现在不缺钱,但也要考虑成本,初创阶段没必要铺张浪费。他其实挺在乎面子的,但他在乎的不是物质,而是事情有没有做成。”夏林说。

谭晓生和同事在办公室。图/隐私护卫队。

“比较enjoy”

去年7月,赛博英杰发起“正奇学院”项目,面向安全创业者提供培训和咨询服务。“正奇”二字取自“守正出奇”,体现了谭晓生多年来一以贯之的价值观:在网络安全行业,心术不正的人走不远;在攻防双方的智力对决中,不出奇招难以取胜。

首期项目有33个学员参加,去年9月开学,每个月选一个周末上课。谭晓生拉了一批安全公司创始人和安全公司高管来做讲师,从商业模式、产品管理到财务体系,覆盖了创业公司发展所需要的方方面面。黄一玲也被谭晓生邀请,主讲了一期公共关系和政府关系。她回忆,谭晓生特别叮嘱她,“要讲干货”。

今年1月,正奇学院第一期最后一次课程在北京举办。结课那天,每组都按照谭晓生的要求,选出代表进行了模拟路演。有学员说到精彩之处引得台下大笑或鼓掌时,坐在第一排的谭晓生会一边笑一边回过头观察全场学员的表情,脸上有难掩的自豪与欣慰。

谭晓生在模拟路演现场。受访者供图。

在现场,很容易感受到学员们的投入。人人都穿着正奇学院定制的衬衫,导师讲完就踊跃举手提问。茶歇期间,有人听说来了记者,特意找过来说,“好好帮学院宣传宣传”。

教室的最后,放着十几箱酒。白酒是20年的汾酒,红酒是澳洲进口的干红,都是谭晓生找朋友挑好,亲自开车拉过来的。办完毕业仪式,全体学员一起好好地喝了顿“大酒”——来敬谭晓生的人一波接一波,谭晓生又笑得眼睛眯成了缝,然后醉了。

夏林说,创业这一年来,谭晓生的睡眠好多了。因为谭晓生出差多,两人经常要分隔两地,但谭晓生总是在微信上给她“发这个发那个”,讲学院的情况。“他一有什么事儿就发照片给我和孩子们。能够聚集到有潜力的人一起做事,他就非常开心。”

第一期正奇学院并没有给赛博英杰带来很多收入。谭晓生也自嘲,想要挣钱,做安全创业“完全不make sense”。“弄个区块链公司,肯定比做安全挣钱。”

但在他看来,盈利跟挣钱是两码事,企业一定要盈利,但未必要挣很多钱。“我还是想凭自己的力量,让这个产业有些良性的变化。让网络安全产业的整体情况更好一些,让初创公司的发展更顺利一些。钱还是能挣到一些的,但这个钱是辛苦钱,不是可以一夜暴富的那种。”

结课仪式上的全员大合影。图/隐私护卫队。

今年7月,谭晓生将迎来50岁生日。他把人生视为一段旅程,到了这会儿,终于处在了一个“比较enjoy”的阶段。工作的积累不足以大富大贵,但是生活基本无忧。

“这种时候,第一个我要看人生的风景,体验生活中美好的东西。第二个就是能够更多地给予别人帮助,获得成就感。”

为了弥补一直是本科生的遗憾,他去考了清华的创新领军工程博士。同届同学里,有研究火箭的、管理核电的、修建港珠澳大桥的。

“清华的博士,既不好考上又不好毕业,但是我考的时候考了个状元。”他自豪地笑起来,又说,“这个东西纯属自虐”。博士最多可以读八年,他还没想好该怎么毕业,但也没那么着急。“我的心态还是比较年轻的。”

“创业最后赔了怎么办?”

“赔了就赔了,至少做了有价值的事情。”

采写:南都记者冯群星 娜迪娅

视频:南都记者 潘颖欣

也许你还喜欢

继电器云展之应用馆

继电器云展是继电器资缘网联合继电器生产厂家量身定制推出专题云展,新品发布、活动推广

科技赋能教育|阳光智校参会企业微

1月11日,企业微信2022新品发布会于广州顺利召开。自2019年企业微信首次召开年度发布会

天耀宏图以三维立体时空技术,夯实自

建设生态文明背景下,自然资源管理工作的要求越来越高,全方位、立体化、场景化成为管理新

实在智能RPA微观:RPA项目实施中为什

RPA 是机器人流程自动化,可以模拟人与计算机的交互过程。简单点说,那些基于固定规则不断

无人驾驶落地,网约车司机的职业生涯

自动驾驶可以说是目前网约车行业最为关注的问题了,因为这关系到平台的谋生之道,和司机的

AI如何增进人类福祉?记者揭秘《十大

现在,无人驾驶、计算摄影、智能导航、语音识别等涉及人工智能的技术应用已经进入到了我

钉钉上报销有查重功能吗

钉钉是由阿里巴巴出品的,专为全球企业组织打造的智能移动办公平台,目前有很多企业都将钉

打工人续命水还有懒人版了!?10款热门

来源:超人测评 快乐水or续命水? 打工人必备的咖啡国货胶囊系列来咯! 咖啡界已经进化到浓

工业互联网2021拾光② | 做“青岛

开栏语: 在工业互联网2021年的奋战版图上检索,跃动出活力澎湃的“青岛热词”:四新领航、

三大平台同步直播,超16万人次收看,20

1月12日,“共创Xin计划”2022中国商务办公产业互联大会在北京华贸JW万豪酒店B1层宴会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