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美药业造假坐实或担刑责,广发证券恐难独善其身

  连续三年财报存在重大虚假,以虚假银行单据虚增存款、伪造凭证进行收入造假,部分资金转入关联方买卖本公司股票。5月17日,证监会发布会上一则通报,终于坐实了康美药业财务造假、操纵股价的真相。

而此次被认定为财务造假、操纵股价之后,康美药业又将承担哪些责任?

“一般来说,财务造假被正式认定后,会涉及刑事责任、行政责任和民事责任。”有证券诉讼律师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行政、民事方面,主要是监管的罚款、市场禁入等处罚,以及对投资者损失的赔偿。如果情节严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可能被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单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

由于目前证监会披露信息有限,具体罚则还需后续进一步明确。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作为“看门人”,保荐人、审计等中介机构,如果被认定也存在责任,可能同样也要需要承担刑事、民事等责任。自从2001年上市以来,康美药业股权、债权融资的保荐人及主承销商,一直都是广发证券。

“如果被认定在上市公司造假中有责任,或者存在造假行为、为造假提供方便,中介机构也要曾担刑事、民事、行政责任。”业内人士称,但保荐人等中介机构承担刑事责任,并且最终获刑的比较少。

康美药业或担刑责

证监会在17日的通报中称,康美药业2016至2018年财报存在重大虚假,具体包括使用虚假银行单据虚增存款,通过伪造业务凭证进行收入造假,部分资金转入关联方账户买卖本公司股票。

证监会还表示,近日,已对康美药业审计机构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下称“正中珠江”)涉嫌未勤勉尽责立案调查。

2018年10月以来,第一财经经过长期调查,刊发了《康美药业暴跌真相:神秘“操盘手”两周前被抓?》、《康美药业成海面下的冰山:大股东借质押遁身》、《康美药业“擦掉”的300亿到底去哪儿了?》等深度报道,试图揭开被市场长期质疑的康美药业财务造假真相。

17日,随着证监会的一纸通报,不仅坐实了康美药业财务造假价的质疑,也印证了第一财经此前报道。

除了市场长期质疑的财务造假,对于康美药业股价长期规律性的尾盘拉升,第一财经也进行了深入报道。2018年10月25日,刊发了《康美药业暴跌真相:神秘“操盘手”两周前被抓?》的报道,指出因涉嫌操纵股价、内幕交易,深圳博益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博益投资”)法定代表人王廉君,已于大约两周之前被公安经侦部门采取强制措施,操纵标的可能涉及康美药业。而博益投资是康美药业马兴田实际控制的企业。

2018年10月25日晚间,康美药业公告称,王廉君在2014年至2017年间,分别买入该公司股票15万股、473万股、288万股、20万股,2015年至2017年间分别卖出488万股、248万股、60万股。马兴田和许冬瑾及其控制的企业,不存在利用其他账户买卖康美药业股票,利用其他账户从事康美药业股票内幕交易、操纵股价的情况。而王廉君从 2010 年 6 月起即不在公司任职,未参与任何重大决策,不属于内幕知情人。

而证监会17日通报的情况,让康美药业上述说法的真实性重新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被监管认定财务造假、操纵股价之后,涉及的上市公司,以及负有责任的人员,都将承担随之而来的监管、法律责任。此次被认定为财务造假、操纵股价之后,康美药业又将承担哪些责任?

“一般来说,财务造假被正式认定后,会涉及刑事责任、行政责任和民事责任。” 北京德恒(深圳)律师事务所陈旭光律师对第一财经说, 行政责任上,上市公司、董监高可能会因为违反信息披露义务,受到证监会的行政处罚;民事责任方面,上市公司、董监高要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刑事责任方面,上市公司可能涉及提供虚假财会报告罪。

“证监会通报的情况,基本坐实了康美药业财务造假”,浙江裕丰律师事务所厉健律师也称,根据《证券法》第193条,预计康美药业和相关责任人员,可能会被处以责令改正、警告,并处30-60万元罚款,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警告,并处以3-30万元罚款。

广东环宇京茂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华浩也称,根据造假情节,行政处罚会根据造假请假,对上市公司、对造假负有责任的管理层、参与人员,做出市场禁入、罚款等处分;而民事责任主要是赔偿投资者损失。

厉健还称,如果康美药业违法情节特别严重,根据《刑法》第161条规定,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可能被追究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刑事的责任,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单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

在资本市场,上市公司高管、直接责任人员,因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获刑,华锐风电等数家公司的的董事长,都曾因该罪获刑。

根据证监会调查,2011年,华锐风电虚增营业收入24亿元、虚增利润2.78亿元,占2011年利润总额的38%,其董事长韩俊良也牵连其中,2017年7月,韩俊良被判处有期徒刑11个月。

而最新的案例,则是大智慧实际控制人张长虹。大智慧4月26日公告称,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张长虹,因 2016 年证监会行政处罚事项涉及的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公安机关拘留,接受调查。

张长虹被拘留,祸起大智慧2013年年报虚增收入、利润。根据证监会调查,在2013 年年报中,大智慧通过承诺“可全额退款”的销售方式提前确认收入,以“打新股”等为名进行营销、延后确认年终奖、少计当期成本费用,共计虚增 2013 年利润1.2亿元。

此次被公安部门采取强制措施之前,张长虹已经辞职两年有余。2016 年 7 月 23 日,张长虹辞去在大智慧担任的董事、董事长、总经理等多项职务,但时隔两年多之后,仍被公安拘留。

广发证券“山雨欲来”

自从康美药业财务造假被推上风口浪尖以来,与其关系密切的广发证券,也遭到市场强烈质疑。

作为康美药业IPO、历次定增、发债的保荐人、主承销商,该公司被监管认定为“重大造假”,广发证券是否也要承担法律责任?

自从2001年上市以来,广发证券在康美药业的扩张中,充当了重要推手。该公司上市至今的19年中,历次股权融资,及大部分债券融资的保荐人、主承销商,均为广发证券。

招股说明书显示,康美药业IPO的主承销商、保荐人均为广发证券. 此后,康美药业共进行了三次增发、一次配股、一次发行优先股,加上IPO,共计融资约163.5亿元,加上IPO融资,共计金额约166亿元。

除了股权融资之外,康美药业还进行了大量债券融资,不少债券的主承销商、受托管理人等,亦为广发证券。披露显示,康美药业 2011 年、2015年发行的公司债,广发证券均为受托管理人。

康美药业与广发证券的往来,远远不止于此。

通过关联方持股,康美药业还与广发证券,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复杂关系。第一财经2016年就曾报道,早在2005年前后,康美药业实际控制人马兴田之妻许冬瑾全资持有的有一家名为信宏实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信宏实业”),受让广发证券约6200万股,成为持股3.1%以上的重要股东,受让价在3元以下。截至 2018 年 9 月底,信宏实业仍持有有广发证券约 1.46 亿股,为第六大股东。

2011年,广发证券定向发行45260万股,揭阳市信宏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信宏资产”)以17.976亿元获配6680万股。在这次发行后,信宏资产成为第九大股东。

此外,康美药业还在2007年6月,以7656万元的价格,受让广发证券控股子公司广发基金10%股权。2019年1月30日,康美药业公告称,拟将所持有的广发基金股权全部转让给广发证券,转让价款暂定为13.9亿元。

而博益投资也多次参与了广发证券保荐的增发、IPO项目,其中包括古井贡酒、普邦园林和蓝盾股份、冀凯股份前身石煤装备等多家A股公司。

业内人士向第一财经分析,一旦监管对康美药业财务造假做出正式处罚,如果确认对造假负有责任,会计师事务所、券商等中介,同样需要承担上述责任。

“中介机构要承担的责任,也要曾担刑事、民事、行政责任。”刘华浩说,在行政责任方面,除了罚款以外,情节严重的中介、保荐人等中介结构,直接责任人、保荐机构,可能都会被吊销职业资格。

厉健向第一财经分析,根据《证券法》第223条规定,作为康美药业审计机构的广东正中珠江会计事务所(下称“正中珠江”)及相关责任人员,将因未勤勉尽责,所制作、出具的文件,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被监管给予责令改正、没收业务收入,暂停或撤销证券业务许可,并处以业务收入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发行人、上市公司或者其他信披义务人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指使从事前述违法行为,也依照按上述规定处罚。

而对于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其他直接责任人,厉健称,按照现有规定,根据具体情况不同,面临警告、撤销证券从业资格,并处三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的罚款。

最近几年来,中介机构因未勤勉尽责,被监管处罚后,遭到投资者索赔的例子屡见不鲜。公开信息显示,大智慧、金亚科技当时的年报审计机构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先后被上海、四川等地法院判决,对投资者的虚假陈述索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保荐机构因虚假陈述而赔偿投资者损失,此前也有先例。在曾经震惊市场的万福生科财务造假案中,其保荐机构被监管罚款、暂停三个月保荐资格后,就出资3亿元设立投资者利益保障基金。

法律界人士分析,除了民事赔偿、行政处罚之外,作为保荐人的广发证券,一旦被认定为对康美药业财务造假负有责任,其相关直接、间接责任人员,都要承担刑事责任。

根据陈旭光介绍,在上市公司财务造假过程中,保荐、审计机构可能涉及的罪名,主要是证券服务机构中介组织人员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以及中介组织人员出具证明文件重大失实罪。

“券商作为保荐人,要看在上市公司造假中出现造假行为,以及为造假提供方便,或者履行了专业机构审慎尽职的责任。”刘华浩说,目前来看,监管通报中并未提及保荐人,券商是否要承担刑事、民事等责任,目前并不明朗,尚需监管最终认定。

刘华浩说,如果被监管认定存在造假、为造假提供方便,康美药业的保荐责任人员,不排除涉及刑事承担责任的可能。但从以往司法实践、既有判例来看,保荐人等中介机构,涉及刑事责任,并且最终获刑的比较少。

(第一财经记者袁子懿对本文亦有贡献)

也许你还喜欢

今年前三季度,全国商品房销售额增长

新京报快讯(记者 应悦)国家统计局今日(10月18日)公布2019年前三季度经济运行数据。据统计,

骆驼股份25年“老臣”违规减持 上

新京报讯(记者 肖玮 林子)10月18日早间,上市公司骆驼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骆驼股份60

禁渔期捕海参?獐子岛答深交所关注函

獐子岛:已经关注相关报道 正在了解具体情况 南都讯

曾5.7亿成功收购英甲球队的浙商被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10月17日发布悬赏执行公告:因在执行过程中被执行人浙江睿康投资

重大事项“先斩后奏” 天目药业称

新京报讯(记者 王卡拉)因子公司银川天目购买股权、公司大额工程合同均未经审议及披露,天

每经午时丨A股9月开户数创年内新低

每经编辑 郭鑫 1丨统计局:不把房地产作为短期拉动经济的手段 据第一财经的报道,国家统

年内17家信托公司被罚没逾1700万元

原标题:年内17家信托公司被罚没逾1700万元 房地产业务违规成“重灾区” 严监管下,不少

湖南取缔辖内网贷机构从业者称中小

原标题:湖南取缔辖内网贷机构 从业者称中小型网贷平台退出成基本走向 10月16日,湖南省宣

科技类ETF发行规模年内超过80亿元5

原标题:科技类ETF发行规模年内超过80亿元 5G主题ETF“掀起盖头” 今年以来,ETF产品的发

“俯拍”股权私募的科创板投资图86

原标题:“俯拍”股权私募的科创板投资图 867家PE/VC榜上有名 深创投偏爱投“老乡” 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