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看着我是怎么要你的 班长要看我下面

我这个人有个毛病,一紧张就容易忘事。这不,昨晚我回来之后就直奔我的小床,脱鞋,扑倒,然后……睡着了,于是就没有然后了……!

为了弥补昨晚的“过失”,我今儿一大早爬起来洗漱。

我往手掌里哈口气闻了闻,还好不难闻。又觉得自己好像有些时日没洗澡了,于是又屁颠屁颠地去烧了一大锅热水。

金陵城位于魏国水土肥沃的中南部,所以我们这个小镇并不缺水。

可爹爹却老是叨叨我用水太多,还说洗澡用这么多水很是浪费。每每于此我总会与他争执一番,以我的三寸不烂之舌让他甘拜下风!

可如今,我却再也听不到他的唠叨了!

我躺在温暖舒适的澡桶里,热腾腾的雾气缈缈升起,我看着爹爹修补过的木桶边角出神……

美美地洗了个澡,我边拿着毛巾擦拭着刚洗的头发,边开门。

发觉外面的天已经微微蒙亮,东边出现些许橘红色的光芒。

准备回房间时,我突然升起一个鬼使神差的念头: 想去看看白子岷醒了没有?

尽管很不赞同这个想法,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走了过去。

我轻飘飘的挪到他房间的窗户前,从一个破了的窗纸小洞往里瞄了一眼,发现白子岷还在睡觉,他的床头边摆了不少我看不懂的书。

转过身,我在心里将自己狠狠地鄙视了一遍,我干嘛要偷偷摸摸的呀!跟做贼似得,这儿可是我家!

于是悠哉悠哉地准备往回走。

“ 你在这里干什么?”突如其来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我差点把自己绊倒。

我回头,看见白子岷慵懒地靠在门边,脸上竟无半分刚睡醒的倦样。

他挑眉,那副表情好像说我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我心虚,面上却理直气壮道:“怎么了,我路过这里不行啊!?”

“我也没说不行,小青青又何必如此凉凉的对我?”

白子岷眨巴着眼,一副委屈模样,“人家好伤心!”

自动忽视他眼里的痞笑,我转身拔腿就走。

这厮又恢复了原先一副“登徒浪子”的模样。果然正经的样子维持不了半天!

我觉得我昨晚肯定是看错人了。

今天的天气很好,我一如既往的躺在我的小摇椅里晒太阳。

方婶这几天是不会来了,所以这些天暂时不磨豆子。店铺里还有不少没卖完的豆腐,天气渐热,我怕坏掉,就用井里的凉水将它们泡着。

“你这个老板娘整天倒是悠闲的很!”

又是熟悉的声音。

白子岷这厮每次都是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我旁边,导致我都开始怀疑难道会轻功的人走路都是没有声音的??

虽明知是玩笑的语气,我还是不冷不热地瞥了他一眼。

一直以来,店里的生意并不是很好,盈利勉勉强强; 再加上小镇里这些年来新开的豆腐铺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刘记豆腐铺的处境就更艰难了!

老爹说我家豆腐铺曾经在镇里也算赫赫有名,不仅仅是因为做出来的豆腐口感佳,还因为当时我的祖祖父在镇里是个不大不小的名人,他能将简简单单的豆腐做出几十种不同的口味来,叫人惊叹!

铺子流传下来,豆腐口感依然是当年的口感,手艺还是当年的手艺,可物是人非,曾经的辉煌已不复存在,只剩下刘老头留给我的这间随时都有可能倒闭的店铺!

我从爹爹手里接过刘家家族经营一百多年的铺子,最大的心愿就是重振它的辉煌。

可是这么长时日过去了,我还是想不出什么好法子来。

躺在摇椅里,我闭着眼不知不觉想了好久,竟忘记了一旁白子岷的存在。

“有什么心事吗?”白子岷突然温柔地说。

我睁开眼疑惑地看他:“你怎么知道?”一时没注意他的语气有点不同。

白子岷一脸无奈地笑道:“你的眉毛都快皱成一团了!”

我揉揉眉毛,并没有说话。气氛安静了下来,白子岷也静静地看着我。

原先我并不打算对他说,可后来想想白子岷也能算半个资质不错的潜力股,说不定他能给我些不错的建议,就算不愿意,我也是他的老板娘。

于是,我把豆腐铺的处境和自己的想法全盘托出,从我祖祖父那一辈开始讲起,到结束时讲了快小半个时辰。

连我自己都惊奇居然说了这么久!

期间白子岷一直安静地听我说,没有打断我,也没有半分不耐的表情,尽管我不止一次地“埋怨”我那没用的老爹。

长篇大论后,我舔了舔干燥的唇,眼巴巴的看着他,希望他能说些什么。

没想到白子岷想都没想就来了一句:“对不起,我可能帮不了你什么……!”

听到这一句,我觉得自己随时可能会晕倒,这厮能不能靠点谱!故意气我的吧?

“不过…我有一个想法,也许可行?!”白子岷接着说道。

他抿嘴,眼睛快笑成了一弯月牙。

看我前后巨大的表情反差,也许让他乐在其中。

我没理他,他继续说:“几家同样的店铺自然会有竞争,这样一来寻常的买卖经营模式并非良策。如若完善经营制度或另辟蹊径,那么豆腐的销量就不成问题。”

白子岷这么一说我便来了兴趣,于是好奇道:“若如你这般说,怎么个买卖法?”

白子岷朝我挤了挤眼,故意慢吞吞地说:“既然……这么说的话……”

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白子岷便也不逗我了,说道:“其一,你的老家杏城盛产黄豆,魏国人都知杏城以优质的黄豆闻名; 而且你的家族在杏城也有一大片黄豆种植地,每个月初一你的叔伯会从杏城送来自家种的黄豆,这样一来成本虽低,可大多数人却并不知刘记豆腐是以杏城黄豆加工而成。”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其二,这个小镇地方不大,人口不多……这些因素都会限制豆腐的销量!”

我认真的听着,他讲得有条有据,似乎很有道理的样子。

我见识不多,突然有点崇拜起白子岷了,果然饱读贤书的人就是不一样!

午后的金辉洒在他的侧脸,长而密的睫毛在阳光下一闪一闪的,他的嘴唇薄而有型……

“青青,青青……?”白子岷在我眼前挥了挥手,他不知何时凑到了我跟前。

我回过神来,看着面前这么近的白子岷,脸有些不自然的发烫!

白子岷微松了口气,说道:“我还以为你突然怎么了!”继而又笑道:“你目不转睛的样子就像一个木偶娃娃!”

我反应过来刚才做了什么,为自己的花痴行为感到超级丢脸!

白子岷却苦笑不得,“要不是见惯了你对我凶巴巴的样子,我都以为你刚才迷上了我?!”

我脸一红,突然不知道怎么反驳了。

也许你还喜欢

幻女小说晨蔷八岁 绞尽奶汁by菊花

在人家地头上,贸然争斗不会占到什么便宜。楚云刚刚到来,众人齐声喊道。接过了想要之物,莫

bg男生吧扶腰肚子难受 爱你无法言

聂流星听到之后很是感动,涂英华原来也有这么柔软的一面,原来,她也是在意他的,之前的不理不

军婚肉肉 坐上去 掠夺各个位面女主

但陛下在这,他也不好直接说他们关系不怎么样,虽然陛下也未必不知。两个人踏雪无音,来到了

泰迪前腿长黑色的肉瘤 好大好硬好

骑兵的速度毕竟较步兵快了许多,魏军紧逼着蜀军撤退的脚步,眼看即将退出丘陵地带失去地形

他的小狐狸 宝贝第一次吃棒棒糖

吕布咬牙切齿地一捏手扶着的窗沿,不想下手过重捏碎窗沿发出咔啦咔啦的声音;貂蝉一抬眼间

小和尚不要再进去了 一女多男类似

欢喜的是父亲说的那本书已被找到,而且有了这本剑谱,那报仇之事就更加有望了;失望的是父

加点流黑暗小说 最让金牛男心动的

妈的,都别停下,继续射箭,对面也不过三百来人,杀过去。夫人啊,不如你先到后院避上一日如何,不

成熟男领导喜欢你的表现 CS35PLUS

白露见杀神走了,长舒了一口气,然后一屁股瘫坐在床上,继而她又想到自己被困在这院子里了心

无法自拔完整版下载 肉香多的清穿

小道士刚开口,七虹道人连忙阻止说:哈哈,没事没事,良药苦口利于病嘛,是吧小丫头。就在我低着

锁棠宠小说下载 宝贝 你那里好像变

你就是想太多。左手掌心冒出一滴鲜艳的血滴,那是他的本命心血。后一句话是在夏耳边小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