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少的哑新娘免费阅读 腿上的溪流GL

琳霜的震惊溢于言表,“老师,这一定是陷害。江海体育课一直和我在一块,他不可能偷的。”

可此刻还有谁愿意听琳霜的辩解,就连江海本人也紧闭着双唇,一言不发。

琳霜又气又急,目光一直放在江海脸上,仿佛要说,“江海,你倒是说句话啊。”

“利小楠。”只见班主任叫她的名字,“这钱包是你的吗?”

钱包的主人缓缓从讲台边上朝这边走来,她说话的声音很轻,神色依然透露着令人费解地紧张感,“是。这个。。。是我的。”

全班开始了窃窃私语的声音,即便因为有些胆怯而故意把声音放得很低,琳霜依然听得十分清楚,

“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子啊。。。”

“十几岁就知道偷东西。你说,你偷钱来干什么的?”

“说话啊,现在哑巴了。刚刚不是神气得很吗,不是理直气壮吗?”

“江海,你说话。不说话你就给我这么站着站到放学。”

“。。。。”

纵使班主任之后念叨不停,江海始终一言不发。最终,他被迫写八百字的检讨书,在周一的大会上当众朗读。

那天放学的路上,琳霜和江海一前一后的走着,两人怀揣着心事,直到江海终于停下车,问道,“琳霜,你是相信我的对吧?”

“当然啊,我一整个下午都和你在一块,除非你会□□术。”

“你就不怀疑,我趁你上厕所或者接水的时候做了那事?毕竟钱包真的从我书包里掉出来。”

“不可能!”琳霜脱口的瞬间,自己也有些迷糊了,然而她依然坚定的看着眼前的男孩,第一次在他的脸上看到了挫败的感觉,“你不会做这种事情,绝对不会。”

男孩笑了,推着车准备继续走,可琳霜还待在原地。

“江海,我。。。我能问你,你妈妈的事情吗?”其实问出口的瞬间,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这是一个人的私事,也可能就是隐藏在这个少年心中最大的秘密,可是琳霜想不通“钱包”事件的根源,更拗不过自己的好奇心。江海竟然笑了,“没想到,你这个好学生,平常看起来不是冷冷清清的,就是软软糯糯的,竟然还能做出此等‘壮举。’”

“怎么这个时候,你还能笑得出来?”琳霜仍然义愤填膺,“为什么在钱包还没有掉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把你当小偷,为什么,我也没有去上体育课啊,虽然你平常会翘课,顶撞老师,不守规矩,可是你不是那样的人,我知道你不是。”

“那不就行了。他们觉得是我偷的是因为这些人思想狭隘,别看他们一个个说什么为人师表如何如何,其实我最看不惯他们一副自以为是的嘴脸,你不是想问我妈妈的事情吗?告诉你也无妨。她以前是县里一家化工厂的财务会计,那会儿爸爸老在外面开火车,常年不着家,我很小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来不及联系在各地奔波的爸爸要钱,也没有朋友能帮她凑齐那么高昂的医药费,于是我妈就动了歪点子。当然这些都是我后来听说的。她偷了公家的钱给我看病,事后被发现了,就被送进了监狱,一判就是十年。不过我爸总说,她绝不是这样的人,说这事一定有蹊跷,又苦于没有证据。现在我长大了,越来越相信我爸说的,我想我妈一定是个好人,绝不是那样的人,一定是遭人陷害。所以要我说啊,钱是万恶的根源,我不喜欢钱,更不想我的人生和钱扯上任何关系。”

听完这个故事,琳霜没有评论,只是怔怔地坐在那里,喃喃道,“江海,你别难过,好歹你还有妈妈,也有爸爸。而我。。。”她突然语塞了,本来张着的口也渐渐闭上了。

“其实我知道啊,”江海一边走着,一边拉着琳霜把她带进玉兰树开花的树下,正值四月初春的时候,空气中仿佛有淡淡的花草芬芳,江海顺势躺在草丛间的空地上,仰望着天空,很平静地说,“我老早就知道你是一个私生女。”

琳霜也过来坐下,她有些吃惊和尴尬,“你从哪里知道的?”

“很早啦,从我搬来做你邻居的第一天,我就知道,后来在学校里,也偶尔听人提起,不过你知道的,我不怎么去学校,所以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知道这事,”江海侧头看着琳霜失落和无奈的表情,摇晃着她的胳膊,笑着说,“喂,这有什么关系,你爸是你爸,你是你,就像我妈是我妈,我是我一样,管其他人说什么呢,天天看别人脸色,在乎人家的眼光,有必要吗?”

“可是,你生活在这里,从来不介意别人怎么说你吗?就好比今天的事情,你都不生气吗?”

“当然,我当然生气。可是生气有什么用。我们不在一个平凡正常的家庭环境下,这辈子不知道会受到多少人的白眼和讽刺,可是仔细想想,也没有什么。我以前想要逃避,就常常不去学校,后来觉得实在是没必要。其实我不去学校,反而学到了好多东西呢,别看你是个好学生,懂的肯定没我多。我长大以后想成为画家,因为我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画画,当然,你陪着我的时候,我觉得更有意思。我跟我爸说过,差点没把他气死。不过他现在腿脚不方便,也揍不到我。可能我随意惯了吧,我就不明白了,人这一辈子,不就该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吗?何必委屈自己呢?你看现在风景这么好,就应该及时行乐,人早晚会死,能快活一时是一时。”

琳霜似懂非懂地看了看他,随即也跟着躺了下来,直勾勾地看着天空里的蓝天白云。

江海从包里掏出随身听,得意地说,“看,这是我在外面靠给人画画赚的钱买给自己的生日礼物,是不是很帅!”

只见一个银白色方块状的东西步入眼帘。琳霜盯着它左看右看,最后只是问了句让人大跌眼镜的话,“这砖头做什么用的?”

江海哈哈大笑,见琳霜羞愧地低下头去,又很快安慰道,“这是新款索尼随身听,是个新奇玩意,没几个人知道,你不知道也很正常。”

“这玩意应当不便宜吧?”

“当然咯。”江海激动地说,“除去卖画的钱,还花了我好多个月攒下来的零花钱,我现在真是穷光蛋一名,连五毛钱的冰棍都买不起。”

“你的零花钱都哪来的?”

江海笑道,“一部分当然是我爸给的,不过那很少,还有一部分是靠我和别人玩游戏赢来的。”

“玩游戏?什么游戏啊?”

“多着呢,不过都是男生玩的,你应该都不喜欢。各种打斗牌,还有打弹珠。。。”

琳霜想了想,“哦”了一声,转言道,“看来除了画画,你是真的特别喜欢音乐啊。”

见琳霜如此一问,江海抓了抓脑袋,“谈不上特别喜欢,我喜欢的东西好多好多,之所以买这玩意就是为了耍帅哈哈。”

他一边说着,把耳机的另一头塞在琳霜的一边耳朵里,“给你听听。”

音乐里放得动听:

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

谁看了你的日记,

谁把你的长发盘起,

谁给你做的嫁衣。。。

谁遇到多愁善感的你,

谁安慰爱哭的你,

谁看了我给你写的信,

谁把它丢在风里。。。

啦啦啦啦啦啦。。。

江海侧头望她,“你不用担心你的身份,私生女怎么了,你这么好,没有人可以嘲笑你,欺负你,我也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

白兰花开得旺盛,一阵风吹过,把一朵花瓣吹掉了下来,落在了琳霜的麻花辫上。琳霜侧了侧脸,江海给她拿下来。

“那以后,你成为画家了,我就开一个画室,专门让你画画怎么样?”女孩说。

“哟,这还没赚钱呢就这么有追求,不愧是我们的大学霸啊。”江海取笑她。

琳霜目不转睛地盯着天空的方向,“你说你想当画家,我以后就叫你‘小画家’吧。我呢,我以后想当诗人,所以以后请叫我‘小诗人’。”

“哈哈哈。”江海嘲笑道,“为什么要当诗人啊?”

女孩认真地答道,“这样,你的每幅画都不只是画了,你的每幅画,我都要为它写一首诗。”

很多年以后,琳霜还依然记得当初的这一幕,两个天真烂漫的孩子躺在一片干净的天空里听着歌,就算是相对无言,都十分美好。

“钱包”事件的结局,江海被迫上台做了自我检讨。他本来打死也不从,老师却拿记大过不让毕业为由刁难他。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该服软时别倔强,更何况只是写一篇违心的检查而已。都说性格决定命运,周一检讨的时候,江海在台上字正腔圆读着检讨,底气十足。就仿佛自己不是做了件错事,而是要向全世界宣布“我是一个好人”一般。从那以后,江海仍然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照样来学校,绝口不提那件事情。

男生堆中倒是有几个学习成绩平平的捣蛋男生,开始撇开“世俗观点”,折服于江海的这种“什么都无所谓”的姿态,心甘情愿地为其马首是瞻。其中,改观最大的就是体育委员肖擎。他当初因身材魁梧力大无穷而被班主任指派为体育委员,然而内心却是一个怯懦的胆小鬼,但自从“跟”了江海之后,就像是有了靠山,腰杆子也直了起来。以江海为首的“帮派”很快在校园里活动起来,积极打击一切以“目中无人的班主任”为首的欺压势力。

然而在琳霜的心中,这个事情并未翻篇。利小楠从那天钱包失而复得开始,就因身体不适请了一周的病假,或许别人都没有感受到任何奇怪之处,琳霜却觉得事有蹊跷,一周之后的一天下课,琳霜把小楠拖到走廊尽头一个无人出没的地方,

“小楠,你老实告诉我,你的钱包不是江海偷的,你知道对不对?”

利小楠没想到,事情都过去了,还有人会不依不挠。尤其是琳霜往日里低调而不温不火,绝不是那种喜欢出头找事的人。

“你在说什么,那天你都看见了啊?”小楠讪讪地回答。

“可是我觉得你不对劲。”琳霜用一种看穿对方的眼神,瞬间逼得利小楠把头低了下去。虽然在和江海走近之后,琳霜敏感地发现小楠有刻意地远离自己,但这并不影响,她们二人之前或者说至今为止还是朋友。

小楠立马有些慌张,“我,我怎么了?我没事啊。”

“小楠,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把你当成我的朋友。所以,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的钱包会出现在江海的书包里。”

“我。。。你都看见了啊,就是他拿了我的钱包。”

“可是江海不是这样的人,我清楚。”

“你清楚?”利小楠狠狠地咬了咬牙,“对啊,你们现在是绑在一起的,你当然清楚。可是你清楚有什么用,又没有人相信他,现在连带着你都没人信了。我劝你还是离他远一点。”

利小楠说这话说的酸味十足,眼底里写着明显的嫉妒,只怪大家都年纪尚幼,不经世事,什么样的心思,全都反映在了语气和表情里。

琳霜这下倒是心里有了谱,内心的一部分猜测也得到了证实。她不慌不忙地放慢了语速,“好。你知不知道那天体育课,其实班上还有一个人。”

“什么?”

“肖莉也没去上体育课,只是她找不到正当理由请假。你想,她哥哥是体育委员,她买通她哥哥,跟他说,如果老师问起,一定不要报出她的名字,这不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吗。班上这么多人,体育老师才懒得管谁到了谁没到。肖莉一向跟你不和,再加上她哥哥现在和江海玩得好。如果我让她出面证明江海的清白,你觉得她是会帮你呢,还是会帮我。”

“不可能啊。。。”利小楠瞬间有些发慌起来。

“什么不可能?你是想说,班上明明没有其他人?问题是,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琳霜平静的一张脸上毫无波澜,可眼中透着的威严却着实令人恐惧。

利小楠楚楚可怜状,眼中波光盈盈,“事情都过去了,我的钱包都找到了,你这是为何?”

“事情怎么就过去了?是你害的江海被同学们当成了贼,你难道不用去跟大家解释一下吗?”

这下,利小楠彻底绷不住了,眼泪一个劲地往下掉,拉着琳霜的衣角,用半哀求的语气说,“求你了,琳霜,你别告诉老师。”

“那你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我就不告诉老师。”

“我。。。我也不想把这个事情闹大了。我就是不喜欢看到江海和你一起。我原本觉得他很酷,觉得他很好。我是不想害他的。我觉得我才应该是他的朋友。可是他完全忽略我,而且自从你和他玩在一起之后,我觉得你都跟我疏远了,而且大家都说。。。他们都说你们两个是一对。我就。。。我就不知道怎么搞的,我很生气。我本来真的不想害他的。我其实。。。其实本来打算把钱包。。。放在你的抽屉里。然而,体育课打铃前,我还没来得及放,江海就要进来了。我一下子坐到他的位置上,他问我在干什么,我当时一慌,就只能把钱包塞在他书包里。然后我就说,我来拿东西,他进来吓我一跳。还好我的座位就在她后面,所以当时我觉得他一定相信我了,因为他什么都没问,就出去了。”

“那你后来为什么还跟班主任说你钱包丢了?”

“因为我得把钱包要回来啊。我又不能直接去找江海,说我把钱包放他书包里了。”

“所以你就跟班主任说,让全班同学都误会他!”

“琳霜,求你了,就这一次。你别跟别人说,尤其不能跟老师说,我求你了。我好不容易才能上这所学校,好不容易当了班长,我每走一步都很不容易的。”

“可是因为你的自私,就要害江海受累。”琳霜还想辩驳,遥远处突然传来了江海的声音,“琳霜,你站那干嘛,上课了。”

这天放学,琳霜一路上都在思考着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江海拿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喂,想什么呢,不看路。”

“。。。我。。。”

“你今天找利小楠干嘛?”

“啊,哦,没干吗,就问她。。。”

“问她钱包的事是吧?”

“你听到了?”琳霜惊讶地抬头。

“隔那么远,我怎么听到。我早知道是利小楠自己把钱包放在我书包里的。”

“你知道?那你怎么?”

“那天体育课前,我看到她在班上鬼鬼祟祟的,还坐到我的位置上,后来一联想,不就明白了嘛。”

“那当时班主任问你你怎么不说?”

“唉,我是男生嘛,你让我当众揭发一个女生搞这种事情陷害我,以后她还怎么当班长。这也太没风度了。”

“那你就任由别人欺负你啊?”

“唉不就是当众念个检讨嘛,我脸皮厚,没在怕的,更何况就算没这事,大家也都觉得我是个劳改犯的儿子。有了这事之后,反而还有人唤我为老大,看我现在可威风了,这就叫做有失必有得。”

江海说着的时候满脸得意,脑袋左右晃荡了下,惹得琳霜阵阵发笑。得意劲一过,他继续道,“对了,你是怎么让利小楠开口承认错误的啊?”

琳霜也得意扬扬地晃荡了下小脑袋,“我自有我的方法咯。”

“你说啊。”

“利小楠这人吧,虽然自私,占有欲又强,但是胆子小,那天东窗事发我就觉得有蹊跷,如果一个人丢了钱包,她顶多是焦虑,不至于紧张地话都说不好。我今天就故意把肖莉没去上体育课的事情说给她听,其实人家肖莉根本没在班里待着,也根本没法作证,但是小楠那会儿被我逼得害怕了,根本没想那么多,直接就招认了。”

“哟,看不出来你关键时候还挺机智啊。”

也许你还喜欢

幻女小说晨蔷八岁 绞尽奶汁by菊花

在人家地头上,贸然争斗不会占到什么便宜。楚云刚刚到来,众人齐声喊道。接过了想要之物,莫

bg男生吧扶腰肚子难受 爱你无法言

聂流星听到之后很是感动,涂英华原来也有这么柔软的一面,原来,她也是在意他的,之前的不理不

军婚肉肉 坐上去 掠夺各个位面女主

但陛下在这,他也不好直接说他们关系不怎么样,虽然陛下也未必不知。两个人踏雪无音,来到了

泰迪前腿长黑色的肉瘤 好大好硬好

骑兵的速度毕竟较步兵快了许多,魏军紧逼着蜀军撤退的脚步,眼看即将退出丘陵地带失去地形

他的小狐狸 宝贝第一次吃棒棒糖

吕布咬牙切齿地一捏手扶着的窗沿,不想下手过重捏碎窗沿发出咔啦咔啦的声音;貂蝉一抬眼间

小和尚不要再进去了 一女多男类似

欢喜的是父亲说的那本书已被找到,而且有了这本剑谱,那报仇之事就更加有望了;失望的是父

加点流黑暗小说 最让金牛男心动的

妈的,都别停下,继续射箭,对面也不过三百来人,杀过去。夫人啊,不如你先到后院避上一日如何,不

成熟男领导喜欢你的表现 CS35PLUS

白露见杀神走了,长舒了一口气,然后一屁股瘫坐在床上,继而她又想到自己被困在这院子里了心

无法自拔完整版下载 肉香多的清穿

小道士刚开口,七虹道人连忙阻止说:哈哈,没事没事,良药苦口利于病嘛,是吧小丫头。就在我低着

锁棠宠小说下载 宝贝 你那里好像变

你就是想太多。左手掌心冒出一滴鲜艳的血滴,那是他的本命心血。后一句话是在夏耳边小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