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你夹得好紧好爽 教室里不行太大太

林南和廖城说着是护送钟绾回家,其实一路上没怎么顾忌伤号,自顾自的在前面打闹拌嘴。廖城隔一会儿往后看一眼,见钟绾不快不慢的在后面跟着,既不说话,也没什么表情,大多数时间都在低头,偶尔往前看的那几眼,也都浅浅淡淡的,不带情绪,就像是.......

廖城有一种微妙的感受,这个女孩好像是阵若有似无来来去去的风,偶尔留在这个空间,有时又出现在另一个空间里,她好像一个局外人,在上帝视角看一个和她节奏不一样的世界。这个瘦瘦小小喜欢低着头的姑娘和当年胡同口背着大书包低头往前晃荡的小女孩的身影突然就重合了。

那年,廖城十岁,跟着爸爸在家里看古惑仔。既没看出暴力,也没看出义气,只看了个热闹。

但他的人生理想,第一次脱离了科学家、宇航员等千篇一律的低级趣味,走向了想做广平路黑帮大佬这样一个更加肤浅的方向。

班里有几个孩子王,都在“欺负同学、被找家长、挨顿暴打、认真悔过、欺负同学”的死循环里跟懂事的好学生势力斗智斗勇,在欺负女同学的战场上冲锋陷阵。反正乖学生都不会打架,看见了也只有告诉老师一条路可走,等老师赶来解决问题,他们已经在女同学的哭声里实现自我价值,得到精神满足了。

好学生廖城,从小家风清正,教养极好,个子在班里不高不低,沉默寡言,看起来极具气场,所以没什么淘气包来招惹他,还经常喊他一起玩。

那天放学,隔壁班的张守法拉扯着一群男孩子在廖城班门口,“那小丫头太不懂事,看我们收保护费也不知道交,作业扣的死死的不让看,咱们不动手,就堵住她吓唬吓唬,干不干?”“干啊,我们是兄弟嘛,你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咱们同仇那个什么气来着。阿法,我会挺你的。”

廖城听了,想着他们刚才想说的到底是哪个词语,一边收拾好书包,擦了遍眼镜,把套袖叠得整整齐齐放进塑料口袋,插在书包外侧的小口袋里,又用手抓顺了头发,这才往外走。

“廖城!待会儿有活动来不来?”“不了,今天是周四,我得去少年宫打球。”“你这就不给大家面子了,哥几个拿你当朋友,你逃个乒乓球课怎么了,我们又没让你打人,到时候你在旁边看着就行了。这还不去可就不够意思了,再说了,我今天还看你偷着看漫画书呢......”“我去。”不为五斗米折腰的廖城,在威胁中跟着看起来人多其实也坐不满一辆大面包车的男孩子们去“教育不懂事的小丫头”。

廖城第一次看见钟绾,其实是在一年级的入少先队仪式上,她站的直直的,代表一年级学生做国旗下的讲话。在众目睽睽下,一板一眼拖着长音背稿子,然后敬了个队礼,还抬错了手,导致所有少先队员跟着她一起敬了个反着的队礼,钟绾从升旗台下来时,因为紧张的同手同脚,一下子就哭了。

第二次就是这次了,她两个马尾因为在学校跑跳了一整天,松松垮垮。可能是摔倒了,校服裤子的下面格外脏,被一群不怀好意的坏小子从学校门口跟了这么久也没发现,就晃晃悠悠的,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可能是书包太沉,偶尔还左右摇一下才站稳当。

她被张守法他们堵在墙角,还念叨着什么老师说抄作业是不对的,怕的往后缩,像是要和墙合为一体,也没流一滴眼泪。

廖城觉得这女孩真的很像电视剧里被反动派抓起来的英雄党员。

但她再往后贴,有个蜘蛛就要落在她头上了。万一真的掉在她头上,这个姑娘会不会和班里其他女孩一样大哭啊。廖城推己及人,觉得自己都很害怕,要是真的把她吓哭了,可怎么办,她好像很爱哭的。

廖城根本没有自己是来跟着坏小子们收保护费的觉悟,他也不是觉得一个胡同口大哥就该保护女人,他自己还是个孩子,根本不觉得女人是弱势群体。他也不是认为当劫富济贫锄强扶弱的大侠更酷,他从来不想当个英雄。但他就是不想看女孩哭。

他主动走上前把蜘蛛截在了手里,因为害怕,他自己都有点忍不住抖,觉得这蜘蛛的脚正在自己手心里乱动。结果他看向钟绾,正赶上小姑娘抬头看他的手。

完了,还是被吓哭了,好像还是被自己吓哭的。

廖城从恍惚间回过神,站住脚,“哎钟绾,你租的房子附近有没有火锅店啊?”

“有吧,小区里好像是有一个。今晚要一起吃火锅吗?”钟绾和廖城说话的时候,嘴角都带着笑。

“嗯,不过我得回酒店先把衣服和鞋换一下,我酒店也超级近的,很快就能处理好。”

林南也表示没问题,三个被家长放养的同乡,决定进行异乡的第一次吃火锅活动。

火锅店里人不多,毕竟还没出伏天。

“没打电话叫你姐?”“不用管她,她过来上学,全家高度重视,我二婶来这边陪读,房子都买好了。”“那你们住一起?”“没,我那个妹妹干脆也搬过来了。我婶倒是让我跟着一起住,但我跟俩女魔头住一起也不方便啊。东西放那里了,这两天找了房子就搬出来。”林南一边说,一边夹了一筷子羊肉放进钟绾的碟子里。

钟绾从热气里抬头,脸上全是傻笑。

廖城觉得钟绾这丫头真的很有趣,像个泡泡,你不去触碰它,它飘呀飘呀,和周围的一切好像都没什么关联,但你轻轻一戳,她就砰的一下,溅你一脸的泡泡水。好像走在世界的边缘,只等有人拉她一下,就让你看见她全部的热情。

廖城盯着钟绾吃肉愣了个神,林南也捞了个丸子放在他碟子里。

“别盯着钟绾碟子了,知道你手残,给你夹给你夹。吃个火锅你怎么还要撒娇的啊。”

“拿回去。”廖城本能地想怼林南两句,结果见钟绾手顿了一下要往回收,赶紧把小碗端过去,“钟绾同学你怎么能半途而废呢,照顾一下我这个手残嘛。”

喵喵喵?

钟绾和林南同时露出“你怕不是个傻子吧”的表情。

“我才想起来你洁癖嘛。”钟绾尴尬地笑笑。

林南都习惯了跟廖城互怼,啧了一声,“就是事儿妈。”然后决定把丸子夹回去自己吃,廖城无意于这一个丸子,但就是很喜欢跟林南抢丸子的过程,“都夹到我碗里还想拿回去?不可能。”

看着这俩人因为一个丸子筷子打架,钟绾想:廖城这家伙好像情绪不是很稳定,林南给他夹菜他叫嚣着让人拿回去,人家真要拿回去,他又不让了。

傲娇受真可怕。钟绾在心里默默想。

廖城十多年来第一次因为自己的洁癖被人用行动给“冷落”了,只好化悲痛为力量,继续跟林南在锅里抢肉吃。

“你俩感情真好,初中同学吗?”

“比初中认识还早,我俩是发小,家里还是平房的时候就是邻居。他小时候跟个小妹妹似的,特别老实,也不爱说话,一天都不见他说几句话,也不知道这些年怎么回事,他从沉默寡言直接进化成牙尖嘴利。”林南先说道。

“他小时候淘气的都出圈,你见过拔自己家自行车气门芯儿的吗”廖城说完,林南咽下嘴里的东西,解释说:“我爸跟我说,不能随便动别人家东西,那我可不就只能动自己家的。”“他连着拔了三天,第四天被他爸当场抓获。他非跑我屋里躲着避难,一宿没敢回家。”

钟绾问:“怎么发现的?”

“嗨,”林南觉得自己说起来都丢人,“那时候傻,我爸自行车就放院子里,别人也进不来,邻居家小孩就那么几个,我爸一想就知道是我,就等着人赃俱获抓个现行。其实也没因为那件事发火,我爸主要是发现我拿他存的旧粮票画画。”

俩人一来一回互相翻了一遍旧账,“我小时候挨过的打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他撺掇出来的。”廖城调侃完总结:“从出生就在一起玩,所以他今天没有成为危害社会的大毒瘤,可能全靠我。”

这天晚上,廖城躺在床上给新同学打电话,白天班主任安排入学成绩第一名的齐鹤按点名册分座位图,原则是一个成绩好的和一个成绩中等的同学坐同桌,他知道自己和钟绾成绩靠近,所以想拜托齐鹤,帮他这个忙。

齐鹤接到电话的时候完全想不起来廖城是哪个,“啊,你怎么知道我家电话?”

“放学的时候我在咱班任文件夹里偷看的。”

“你不去做谍战工作可真是可惜了,少年你厉害。”齐鹤同学顶着黑眼圈发出由衷的赞叹。

“过奖过奖,帮帮忙吧。咱们未来三年里,来日方长啊。”廖城循循善诱,“你看,在男生比例本该特别高的理科班里,咱们班一枝独秀的只有咱们十几个,咱们还不是得互相帮衬,今天你帮我挑水,明天我帮你望风,帮助今天的我就是帮助明天的你啊。”

“你再想,过段时间要军训,还要有运动会,那么多考验,等着咱们携手进步。用的上我的地方,尽管开口啊齐大帅哥。”

“不瞒你说,我经常觉得自己跟钟绾是有说不清的缘分的,冥冥之中遇见了,我不能辜负命运的指引,不不不,我不是想追她,我就是想简单的关心她,帮助她。”

齐鹤终于忍不了这个话痨的絮絮叨叨,“那个,廖城是吧,你想和生命一号坐在第几排?”

大家第一次见面其实自我介绍了也记不住谁是谁,钟绾要是知道自己是被人这么记住的也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

廖城挂了电话,终于美美的打了个呵欠。

同桌是我强求来的缘分,可你不是啊。

我就是想简单的关心你,帮帮你,让你不要一个人太孤独的在世界的边缘晃荡了,就算你是阵想消散的风,我也想尽力拉住,我可以的。

也许你还喜欢

幻女小说晨蔷八岁 绞尽奶汁by菊花

在人家地头上,贸然争斗不会占到什么便宜。楚云刚刚到来,众人齐声喊道。接过了想要之物,莫

bg男生吧扶腰肚子难受 爱你无法言

聂流星听到之后很是感动,涂英华原来也有这么柔软的一面,原来,她也是在意他的,之前的不理不

军婚肉肉 坐上去 掠夺各个位面女主

但陛下在这,他也不好直接说他们关系不怎么样,虽然陛下也未必不知。两个人踏雪无音,来到了

泰迪前腿长黑色的肉瘤 好大好硬好

骑兵的速度毕竟较步兵快了许多,魏军紧逼着蜀军撤退的脚步,眼看即将退出丘陵地带失去地形

他的小狐狸 宝贝第一次吃棒棒糖

吕布咬牙切齿地一捏手扶着的窗沿,不想下手过重捏碎窗沿发出咔啦咔啦的声音;貂蝉一抬眼间

小和尚不要再进去了 一女多男类似

欢喜的是父亲说的那本书已被找到,而且有了这本剑谱,那报仇之事就更加有望了;失望的是父

加点流黑暗小说 最让金牛男心动的

妈的,都别停下,继续射箭,对面也不过三百来人,杀过去。夫人啊,不如你先到后院避上一日如何,不

成熟男领导喜欢你的表现 CS35PLUS

白露见杀神走了,长舒了一口气,然后一屁股瘫坐在床上,继而她又想到自己被困在这院子里了心

无法自拔完整版下载 肉香多的清穿

小道士刚开口,七虹道人连忙阻止说:哈哈,没事没事,良药苦口利于病嘛,是吧小丫头。就在我低着

锁棠宠小说下载 宝贝 你那里好像变

你就是想太多。左手掌心冒出一滴鲜艳的血滴,那是他的本命心血。后一句话是在夏耳边小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