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形计主角今昔对比:真香男孩当上老板,高占喜考上211成国防生

2006年,一档真人互换生活的综艺节目《变形计》正式开播,开播当晚收视率就一路飙升,赢得了无数观众的喜爱。

这档节目的主要内容是,将城市中养尊处优的叛逆孩子送到偏远山村体验别样的人生。

同样也会将偏远山村的穷苦孩子送往城市交换生活,去体验他们从没有见识过的城市生活。

在获得众多观众喜爱的同时,也有人将其称为“毒瘤”,对于城市孩子来说肯定是有利的,经历了改造和磨砺或许可以让他们奔赴更好的人生。

但是对于农村孩子来说,不见其是一件好事,毕竟“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这些见识过大城市繁华的农村孩子,在重回农村后还能够保持初心吗?

这些谁也没有办法未卜先知,值得肯定的是这个节目的初衷是好的,很多孩子因为这档节目也收获了更好的人生。

叛逆少年摇身一变成老板

说起变形记可能绝大部分人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真香男孩”王境泽。

参加变形计前的王境泽简直就是叛逆的代表人物,崇尚用暴力解决问题,遭到学校的勒令退学。

其实养成这样的性格跟他从小到大所处的环境有撇不开的关系,从小受到家人的溺爱,这也让他变得十分骄横。

因为儿时的溺爱让王境泽在面对父母时态度也十分恶劣,妈妈辛苦做的饭,王境泽一口也不吃,而且还对妈妈大呼小叫。

可惜父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时孩子已经定性,养成这些坏毛病不是一朝一夕,想要改变他也肯定不会是一蹴而就。

王境泽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因此从小就被视若珍宝,然而父母因为生意繁忙却忽略了对儿子的教育。

展开全文

父母将自己对儿子的亏欠用经济去弥补,经常会给他大把的生活费,这样做非但没有让王境泽感受到爱,反而还让他更加叛逆。

王境泽在学校里可以说除了学习什么都做,打架斗殴,迟到早退旷课,这些都是家庭便饭。

而这一切也是源于他缺少父母的关爱,内心缺少安全感,因此他只能用暴力来保护自己。

父母在得知王境泽在学校里的表现后,也曾跟他交心谈及此事,但王境泽此时是油盐不进,完全听不进劝。

父母说他两句,不耐烦了还会大呼小叫,甚至气头上还会砸桌子踹门,他这样的状态实在让父母感到心力交瘁。

王境泽这样的表现学校肯定不会一直纵容下去,最终多次警告无效后选择了将他开除,也算是以儆效尤。

妈妈得知了王境泽被学校开除的事情后,立刻带着他到学校给校长和老师求情,但是学校的负责人表示已经对他警告过很多次了,这次绝不会再给他机会了。

眼看王境泽年纪轻轻就离开了校园,每天无所事事,父母心里那是一个着急。

可王境泽却不以为然,被开除以后反而有大把的时间去消遣和娱乐,每天不是去KTV就是酒吧,玩得是不亦乐乎。

父母也曾想过断绝他的经济来源迫使他做出改变,但他没钱了就会找父母要,不给就闹,摔各种家具东西,再不济他还有宠他的众多长辈,总有办法要到钱。

再这么浑浑噩噩过下去王境泽可能一辈子也就这样了,父母想了各种办法想要改变他,但最后都以失败告终。

一次偶然的机会,王境泽的妈妈接触到了热火的真人秀节目《变形计》这档节目,又重新燃起了改造叛逆儿子的想法。

往期节目里的城市孩子在进行了改造后都有了不错的改观,妈妈心里想着王境泽如果参加这档节目,去体验一下山村的贫苦生活,或许也会有所改善。

于是,王境泽的父母给他报名参加了新一期的《变形计》,起初王境泽对此事是十分抗拒的,坚决不愿意去山区体验生活。

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竟然主动跟父母说同意去参加《变形计》,这态度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直到几天后父母才得知王境泽的小心思。

王境泽以要去参加节目为由,将所有的长辈都邀请过来参加宴席,正吃饭时王境泽突然提出了要求:

“姑姑、姨、舅舅、大爷们,我就要去山区了,你们是不是得表示表示,资助我一点路费啊,这段时间你们可就见不到我了。”

原来王境泽打的如意算盘是想趁机“敛钱”,他觉得反正也就是去一段时间,倒是可以趁机榨取点钱财,那何乐而不为呢。

在前往山区之前王境泽就已经做足了准备,从小娇生惯养的他只喝矿泉水,特地在出发前带了整整一箱。

却没想到节目组一下车就把王境泽的矿泉水给抱走了,王境泽看到后火爆的脾气瞬间就上来了,对导演又吼又叫甚至大打出手,这也让节目组第一次见识到了这个叛逆少年的厉害。

当王境泽真的到了山村才发现,自己看到的那些对于偏远山村的介绍还是太过片面。

这里甚至连个像样的大门都没有,屋里就只有一盏灯,还是一个直接连着电线的灯泡。

在城市里长大的王境泽哪见过这场面,收拾东西就嚷嚷着要回家,这时年迈的奶奶听到争吵声出来安抚自己的“新孙子”。

奶奶说要去镇上给王境泽买些好吃的,王境泽看着奶奶做好的饭菜,根本没有一点食欲,甚至十分嫌弃吗,接下来他便说出了火爆全网的一段话:

“我王境泽就是饿死,死外边,从这跳下去,也不会吃你们一点东西!”

奶奶做的饭虽然看上去没什么食欲,但是闻着特别香,饿了很长时间的王境泽闻到一阵阵香气,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随后又说出了金句:

“啊,真香,哎呀!”

这件事后来被经常拿来调侃,延伸出了流行词“真香警告”,就是用来形容王境泽这种开始嫌东嫌西,等到切身体会到了又开始各种夸赞的行为。

节目组还为他申请了在当地学校就读的机会,体验山区孩子上学的艰辛,可是第一天王境泽就因为不守校规而受到批评。

这时年迈的奶奶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从家里走到学校,因为奶奶不放心王境泽,所以特地走了很远的路来看望他。

这件事让王境泽感触很深,为了让奶奶放心王境泽也学着控制自己的坏毛病和暴脾气,尽量不给爷爷奶奶添麻烦。

要说真正让王境泽改变的,还是一名脑瘫女孩的出现,这个行为怪异的女孩与孩子们显得格格不入。

但王境泽得知了女孩的身世后开始有些后悔,女孩即使在学习生活上遭遇了巨大的阻力,但是依旧顽强的拼搏,不愿放弃读书的机会。

王境泽这时才醒悟过来:

“自己拥有的或许称不上最好的,但也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生活。”

山村生活体验结束后,王境泽有了很大的改变,也开始试着去理解父母的不容易,尽量减少与父母的争吵。

参加完节目后爆红的他收获了大量的粉丝,也发现了互联网中的商机,并于2019年成立了自己的传媒公司当上了大老板。

如今,王境泽又参加了一档真人秀节目《决胜21》天,两档节目一对比就会发现王境泽这些年的改变十分巨大。

王境泽只是《变形计》中叛逆少年成功蜕变的一个例子,像王境泽这样的城市孩子,在体验了乡村艰苦的生活后改变巨大的却并不是个例。

而另一边的乡村孩子,在走出山村见识过繁华都市生活的他们,再次回到落后闭塞的山村后还能够保持初心吗?

麦子熟了,梦醒了

《变形计》第一季第一期的乡村男孩高占喜让许多人记忆深刻,但却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家境贫苦的男孩子,在见识了城市的繁华后,通过自己的努力成功挣脱了命运的束缚。

高占喜的命运可以说是十分悲苦,出生在青海省民和县的一个小山村。

这座贫穷的小山村交通闭塞,与外界几乎没有什么联络,说是穷乡僻壤也不为过。

而高占喜家又是村子里最贫穷的一户人家,父亲很早就双目失明,哥哥长大后为了生计只得外出务工。

家里还有一个年幼的弟弟需要照顾,整个家庭的重担都落在了母亲和高占喜身上。

别的孩子放学后可以尽情地玩耍,而高占喜在完成作业后还要帮助母亲做农活,维持家里的生计。

从上学开始高占喜就每天穿着校服,几乎没有穿过新衣服,鞋子也是母亲亲手给他做的布鞋。

在这个贫穷的山村,学校里的孩子午饭大多是馒头配咸菜,而高占喜的条件则更加艰苦。

高占喜每天吃的是母亲蒸的黑馍馍,甚至连咸菜都不舍得买,就这么干吃,渴了就喝几口自来水,即使冬天也是一成不变。

他也曾抱怨过父母没有给他更好的生活条件,但抱怨过后还是会继续与命运作斗争。

高占喜坚信读书可以改变命运,他也一直践行自己的信念,在学习上力争上游,始终在班里名列前茅。

其实他心里很清楚,命运其实早就已经为他做出了选择,在这座被大山包围的村子里,能够顽强地活着就已经实属不易,追求更高的目标则是奢求。

即使他学习再好家里也没钱供他继续上学,等到高中毕业就要像哥哥一样外出务工赚钱养家,随时面临辍学的风险。

然而,一个改变他命运的机会悄然来临,《变形计》栏目组发现了这个生长在山村里的倔强男孩,并向他发出了邀请。

高占喜在得知自己被节目组选中,可以有机会到城市体验生活时,他的内心十分的激动。

他从来没有去过村子外面,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憧憬,也经常幻想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如今就有一个绝好的机会可以实现他的愿望,可是高占喜却犹豫了,他担心父母和弟弟的生活,怕自己走了以后没人担起重任。

父母看着高占喜长大,自然了解他心中的顾虑,于是替他做出了选择,同意了节目组的邀请。

离开村子后高占喜经历了许多第一次,第一次坐汽车,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见到电视……

外面的一切事物都在牵动着高占喜的好奇心,他的脸上也展露出久违的笑容。

见到城市里的“新爸妈”后高占喜还有些害羞和胆怯,坐在车里柔软的真皮座椅上,他望着窗外的高楼大厦,眼中不禁泛起了泪光。

在这一刻高占喜的心中百感交集,也许是自己终于见识到了繁华的大都市开心地哭了,又或许是想到了远在山村的父母,他们可能活了大半辈子也没有见过这景象,难过的流泪。

接到高占喜后新爸妈第一件事就是带他去理发,走进理发店后,服务生精心地为他洗头发,第一次享受到这种待遇的他又留下了两行热泪。

初来乍到,高占喜就两次落泪,大城市的繁华让他感触颇深,那颗幼小的心灵在迎接震撼的同时,也在重新搭建他的三观。

来到自己的新家后,妈妈怕他第一次离家会想念父母,于是递给他手机让他跟家里通个电话。

可是高占喜接过电话后,举起放在耳边,掩面痛哭起来,来到城市的第一天高占喜就三次落泪,就连观众看了以后也不禁为他担心。

其实他落泪的原因不是因为想家了,而是因为他想给家里打电话,但是整个村子都没有一户人家有手机,他该打给谁呢?

接下来的城市生活,高占喜品尝到了许多之前做梦都想吃的美食,在这之前他甚至不知道虾长什么样子,只知道那是一种美食。

奢靡的城市生活让高占喜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初衷,在前往城市的路上他还跟节目组的工作人员说他如果生活在城市,就可以有大把的时间看书学习。

可是真正来到了城市里高占喜却将看书学习忘得一干二净,每天沉迷电视剧和各种游戏。

高占喜的父母给了他200块钱作为一周的生活费,他接过钱时手指忍不住颤抖,面额这么大的钱他从小到大也没见过几次。

在山村生活是高占喜一个月的生活费只有一块钱,一年的生活费才12块钱。

而来到城市后,一个星期的生活费就顶他8年多的生活费,前提还得是他能忍住这八年他一块钱都不花。

这二百块钱“巨款”在他手里就像是一块烫手的山芋,曾经他也幻想过自己有钱了该怎么挥霍。

可是当他真正把钱拿在手里时又开始惆怅起来,这二百块钱能够家里好几个月的开支,必须得好好地计划一番。

高占喜独自来到公园,花了三块钱雇了一辆三轮车,带着他在烈士公园游览了一圈。

第一次一次性花这么多钱高占喜还是有些紧张的,不过当他坐在三轮车上观光时整个人透露出愉悦和开心。

这三块钱就像是开闸放水一般,开始花钱以后就收不住了,他好奇地走进超市,买了一大包见都没见过的零食,窝在宽敞束缚的沙发上看起了电视剧。

城市里的父母看到高占喜现在的样子,很担心这样下去他会变成自己宠溺出来的叛逆儿子,决定带他去公司打工。

习惯了享受的高占喜干了一会儿活就躺在角落里呼呼睡起了大觉,新爸爸又给他找了份新工作——卖报。

高占喜第二天天还没亮就早早地起床,因为他要卖的是晨报,必须要早起去报点取报纸。

行走在繁华的都市,高占喜看到了许多无家可归的流浪汉生活在阴暗潮湿的桥洞下。

他这时才明白,原来光鲜亮丽的大城市也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仍有许多人吃不起饭甚至连家都没有。

后来,他遇到了一个跟他一样卖晨报的小孩,或许是年龄相仿,两人很快就拉近了关系,开始倾心交谈。

在交谈中高占喜得知,小男孩的妈妈得了尿毒症,治疗需要一大笔医疗费,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年仅八岁的小男孩就每天早起出来卖报。

工作结束后高占喜跟随小男孩来到他的家里,看到床上躺着的小男孩的妈妈,高占喜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受到了很深的触动。

自己就像是这座繁华城市里的小男孩,虽然有那么多人过得幸福美满,但他的命运是艰苦的,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

但是,他比小男孩要幸运得多,至少父母身体还健康,他还有机会接受更高的教育,他还有背水一战的资本和勇气。

第六天晚上,节目组告诉了高占喜一个不幸的消息,他的父亲不慎把脚给扭伤了。

高占喜当即跟工作人员说自己要提前回家,而当工作人员问及他为什么要回去时,高占喜地回答是:

“我的麦子熟了。”

麦子熟了,高占喜的都市梦也该醒了,这次短暂的城市之旅让他对都市生活十分的向往,同时也让他更加清醒的认识了现实。

他下定决心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大学走出大山,改变自己和家庭的命运。

在城市父母的资助下,高占喜如愿以偿的继续读了高中,并且凭借自己的努力,以理科第一的成绩考入了“211高校”湖南师范大学,并且还如愿成为了国防生。

变形计的经历给了高占喜勇于和命运作斗争的勇气,也同样让他如愿过上了都市生活。

拥有如此励志的人生经历高占喜未来必定会更上一层楼,取得更高的成就,因为他坚信“即使生长在阴沟里,一样有仰望星空的权力,而这个权力要靠自己去争取”。

也许你还喜欢

1958年,老人硬闯中南海,事后毛主席不

1958年,北京中南海西门前,只见一位身材高大,面容硬朗的老人满脸怒意,冲着卫兵发脾气:“不是

被虐待烫伤的女童腿保住了,伯父和爷

1月15日有网友爆料,贵州省贵阳市龙里县4岁女孩被“后妈”烫伤。女孩被殴打,全身受伤,还被

袁咏仪做义工摘名牌手机壳,街道书记

临近年关,人员流动大,疫情防控不能松懈,袁咏仪作为明星做好了表率。 1月16日,网上曝光了袁

袁咏仪穿工作服在社区做义工,被路人

疫情防控成为近年来人们首要的话题,虽说在全国上下人民的积极配合下已经有所成效,但也仍

点赞!河南一小学组织学生刮砖体会劳

众所周知,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培养他们正确的金钱观念是必不可少的。近些年来,特别是自从

世界短跑又出新天才!19岁少年60米彪

北京时间1月16日消息,在美国得克萨斯理工大学举行的Corky Classic室内田径赛中,19岁的Te

武汉一大学生见义勇为 寒夜跳河勇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讯(通讯员 刘明杨 郑玲珑 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杨洁)1月16日,武昌理

考上大学的盲人女孩,还是没逃过“被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真实故事计划(ID:zhenshigushi1) 作者:王慧玲 编辑:吴 寻 01 终于走进人

李亚鹏再婚?女孩容貌清秀接棒嫣然之

李亚鹏,一度被称为“天后背后的男人”。 他和王菲离婚后,生活很低调,很多人都在等王菲和

贵州威宁:小孩闹市走丢 民警助其找

近日,威宁自治县公安局哲觉派出所在“我为群众办实事”实践活动中,为走失小孩找到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