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推荐_爱情唯美语录_短篇散文精选!

移动站 网站地图 浪漫文学网

浪漫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浪漫文学网 > 青春校园 >

我现在就去告诉穆长安

作者: 未知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6-05-20 15:02 阅读:
她的原谅英俊的男人说:“我说过了,因为你善良。你有凄惨的童年,却从没有怨过母亲,你遭到背叛,最后选择原谅,我让你提前看到结果,看你会不会换一个选择。可惜,你让我失望了,游戏总要超出想象才好玩。”“愿意。”穆长安不假思索地点头。小小的两人对着镜头傻傻地笑着,就像一对亲姐妹。她们曾经那么好,自己挨了打受了委屈都会跟她说,她那时真是怕极了喜怒无常的母亲,总赖在小乔家里不走,小乔就跟她爸爸说:“我们把小葵接回家吧。”“为什么不可以?”穆长反问,一脸理所当然,“我们是朋友,朋友可以共生死。”其实她也有想过,既然他下了死亡通知,说不定可以规避,在家宅着不出去,但又觉得这样战战兢兢地活在死亡恐惧下的人生没有意义。她不可能永远躲在家里,只能像他说的,尽力做到没有遗憾。她快分裂成两个人,一个说去表白,一个要让小乔去死,轮番上阵,弄得她筋疲力尽。我看得出来,穆长安在追小葵,他甚至跑来问我,小葵喜欢什么。也是这次,穆长安就对她变得很冷淡,大概觉得有这样爱管束的家长,特别烦吧。一堆相册里,夹杂着一本日记,苏葵犹豫了下,还是敌不过好奇心,翻开了。数字正跳到,现在才是绿灯,苏葵脸没了血色,这一幕似曾相识,她在梦中见过,同样的数字,同样的司机,那个鬼魅的声音又响起了——“你要死了”。“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那种如果只能活一个,就不会让对方死去的朋友吗?”只要三个字,她就可以不用死,还可以得到她失去的一切,穆长安,梦寐以求的爱情。“我不过仗着穆长安喜欢过我来指责你,你说得对,我从没有为这段感情做过什么。”说完便放开她,苏葵站定,四周已没有这么一个人。人来人往,从身边经过,苏葵一动不动,她感觉得到,这几天发生的事都似曾相识,她以为是凑巧,现在看来却是事实,她真他妈的够幸运,竟能提前预知不久于人世。晚上,母女俩睡在一起,说了很久很久的话。虽然妈妈太过沉重的爱曾经一度让年幼的苏葵感到窒息,但她还是理解母亲的,苏葵开玩笑让妈妈答应她,就算她不在身边了,也可以过得很好。穆长安把她的脑袋拉出来,摆正:“看着我,我要看看是不是真的那么帅?”正说笑,手机响了,苏葵接起来嗯嗯几声挂了,垮着脸:“老板有令,我先走了。”这就是她喜欢的人,或许都是这样的性格,最后才擦肩而过。苏妈妈心疼地望着女儿,她懂她的委屈。苏葵陪着妈妈,拜访邻居,去见一些好久没见的朋友,无人晓得,她在向他们一一告别。说罢,换了衣服急匆匆离开,转身时,听到穆长安在问:“小葵脸色很差?”苏葵跑得很快,也没看路,啪的一声巨响,等她反应过来,一阵疼痛袭来,她像只鸟儿飞翔在空中,又重重地摔下去,她闭着眼睛,原来是这样,一切都结束了。苏葵浑浑噩噩地活着。可今天她发现,这爱情是欺骗她,牺牲她得来的!苏葵没怨恨过谁,现在却恨不得从没认识乔木楠!骗子!什么好朋友,纯粹是她自作多情,自取其辱!眼泪顺着指缝流下,苏葵的心一阵绞痛,她不是要死了吗,为什么不能一无所知地死去,还要承受这巨大的欺骗?“她会死,不过有什么关系,反正是她欠你的。”我不会原谅你,苏葵流着泪,看视频循环,看她们一遍遍地长大,冲自己欢快地笑,过去的时光多美好,为什么要长大?为什么会变?为什么我们都变成这么丑陋的模样,你背叛我,我想让你代替我去死?苏葵几乎要点头,这想法太邪恶了。她怕死,她真的很怕死,可小乔,她……她退了一步,后背贴在电梯墙壁,冰凉的触感让她一颤。直到接到一通电话,婚庆公司的,问准备在婚礼上播放的视频做好了没,那是她之前准备送给小乔的礼物。苏葵愤怒地挂了电话,她才不会祝福乔木楠,但等死的时间似乎多得可怕,她起来,无所事事地翻带来的相册。小乔眼圈红了,她慢慢地摇头:“我们是,不过这并不妨碍我忌妒你,去得到一个我爱的人。”他拿了她的酒,换了果汁:“出什么事,你也会借酒消愁?”“不可以,这样是不对的。”苏葵摇头,电梯开了,她推开男人,疯了似的冲出去,可男人的声音还在耳边恶魔般继续。苏葵早就接受了,小乔和穆长安在一起很登对,只是她不甘心。可最后她什么也没说,她摆手:“我走了,你快回去。”所有人都可以原谅她,她没法原谅自己。苏葵呆住,她几乎要问,那爱我呢,离开小乔来爱我,可以吗?苏葵摇头,想这些做什么,他们都要结婚了。天很热,她昏头昏脑地向前走,也没看路,“嘀”刺耳的喇叭声响起,她被轻轻地一拉,急刹车的出租车司机摇下车窗,破口大骂:“赶着去投胎!”“我遇上大事了,”苏葵趴在吧台上,“一件很大很大的事,谁也帮不了我。”黑暗中,手机不知疲倦地振动着,苏葵孤单地抱着自己,默默地流泪。可电话拨出的刹那,她又挂掉了。她真是疯了,她要死了,他们要结婚了,说出来除了添堵又有什么用,更何况小乔是她最好的朋友。她们那么好,一起长大的交情。苏葵家里有些特殊,在她出生之前,有个二岁大的弟弟,因为妈妈的疏忽意外夭折,所以对于苏葵,苏妈妈爱护得近乎神经质。她要走,小乔拉住她:“小葵——”小乔嘴角的笑还挂在脸上,捡起日记起翻了几页,惨然道:“你全看到了?”“你以为两条腿的都是像穆长安这样的好男人?”苏葵把所有的恐惧不安都通过眼泪发泄出来,才停止大哭。“啧啧,够无耻的!”苏葵转头对小乔说,“拴紧了,别见了谁就耍流氓。”后来上大学,后来小乔说小葵交男朋友了,后来他和小乔在一起,小葵跑到他楼下,她说,“穆长安,我把我生命中最好的女孩交给你了,你要不让小乔幸福,我会恨你的”,他永远也忘不了她离去的背影,那是他最后一次为她心痛,她到底送了一封信,却是为别人送的。穆长安没说话,他想到最后一面小葵问他的问题,她是不是早预料到自己的死亡?就算是一封信,也有有效期,何况是心动,他们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来看你呗。”苏葵把脸埋在漫画上。小乔是她最好的朋友兼闺密,原名乔木楠,因为长得美若天仙,清新脱俗,昵称小乔。“怎么可能?你就是工作压力太大!叫你赶紧嫁人,你又不听,这年头内裤外穿的超人没有,两条腿的男人有。”苏葵几乎要拿起手机,告诉穆长安她喜欢他。苏葵落荒而逃,跑到和穆长安约好的地方。她暗恋一个人十年,自己快死了,他还一无所知。妈妈恍然大悟:“我知道,你喜欢那男孩。”苏葵点头,叛徒!乔木楠就是个叛徒!她觉得像被一出狗血剧泼得淋漓尽致,无处藏身,她想像电视演的冲过去打小乔一巴掌,骂她是小三,用最恶毒的语言污辱她,可她不行,因为这是小乔,那个从小挡在她面前,对失控的母亲说,“你再打小葵,我就报警抓你”的小乔。要迟到了,苏葵急忙去换衣服,又猛地停下来,她忘了,她和小乔闹翻了。穆长安很不要脸地问:“她们干吗?”苏葵想起黑衣男人的话,随意问:“你肯为我死吗?”她做了一个颠覆她整个世界的决定,日记里就小乔的小牢骚,直到穆长安的出现——以前苏葵还怪过妈妈,影响她和朋友的交际,后来她释然了,妈妈只是太在乎她了。一个曾经失去过孩子的母亲,把所有的罪往身上推,她害怕,害怕得不知道怎么办,最后只能含在嘴里,结果不小心伤到她。“如果我选择让小乔替我死呢?”跑着跑着,小乔蓦地放开她的手,苏葵去找,却再也找不到……苏葵怒气冲冲地去找小乔,她快疯了,小乔一开门,她把日记本扔过去,怒视她:“乔木楠,我当你是最好的朋友,你就这样对我?”很多次,她差点儿对空气说那三个字,去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又生生忍住。苏葵把水一饮而尽,跌跌撞撞地走出去,她没让穆长安送,她现在不安全,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她坐在出租车里,看着穆长安焦急的模样,摇下车窗,想跟他说,他要结婚了,她好难受,她要死了,舍不得他,想临死前,听他一句我爱你……她叫了酒,大大地灌了一口,那个男人的建议让她很不安,因为她心动了。……这一切,苏葵都一无所知。他在她的眼瞳里看到的到底是谁?可各种迹象都指出,那个男人说得没错,她真的要死了!以前也会问过类似的问题,如果生命只剩下最后一天,会怎样过,她如今只有恐惧,她不想死。穆长安停留了二三秒,别开脸:“还是英俊得连我都要爱上自己。”苏葵甩开她:“就算他最后选择你,我也不会祝福你,因为这是你抢我的!”狗屁!大学期间,她除了上图书馆,连男人的手都没拉过。苏葵看得触目惊心,她看到了她最好的朋友如何一步一步地抢走她暗恋的男孩,就算他们曾经互生爱慕,也被她不动生色地离间分离。风靡整个三中,不时有女生三五成群地过来看他。她的悔恨穆长安过来时,苏葵已经喝得有点醉。梦里有个人对她说,“你要死了”,像现场直播,自己在奔跑,一辆车突然冲过来,苏葵清楚地看到她像失翼的鸟儿飞在空中,尔后重重地摔在地上,鲜血从身体蔓延而出,自己毫无知觉,手里握着个U盘。苏葵用力地抓头发,她就要莫名地死去,她很害怕,不敢相信是真的。小乔看完,转头对身边的人说:“你知道吗?小葵喜欢你很久了。”小乔会保护她,有能力的大人碍于人情,不好出面,最多劝阻几句,只有小乔舍不得她受伤。她那么小,却想尽办法保护她,她们一起玩,一起上学,没有秘密,包括穆长安,从苏葵为他芳心大乱起,她话里话外全是这个男孩。苏葵起床,闭着眼在家里走了一圈,她对着寂静的夜问,我可以晚点死吗?她想说,那不是死者,那是她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她叫小葵。可那又如何,没有男孩不喜欢美丽的小乔,穆长安也一样。大人看她可怜不好说什么,小乔见到苏葵不时青一块紫一块,会追问为什么。有次见到苏妈妈打苏葵,竟冲上去,把苏葵护在身后,“你再打小葵,我就报警抓你”。那时小乔才上幼儿园,刚懂得报警电话是,大人们好气又好笑,只有苏葵心里满满的感动。“你真伟大。”苏葵竖起大拇指,仰头喝水,偷偷地把眼泪拭去。她对上母亲担忧的眼神,努力笑了笑:“我没事,小乔要结婚了,和穆长安。”她开了电脑,专心做MV,把一张张照片配上音乐剪辑起来,很简单,从小到大,一张张照片,两个一起长大始终亲密的小女孩。手机还是不时传来短信,苏葵看了一眼也扔得远远的,是小乔,说对不起。人死了,真的一点都不好看。苏葵看得心都要跳出来,因为愤怒,怎么可能?那是小乔!她最好的朋友!苏葵趴在电脑前睡过去,做了一个梦,小乔拉着她一直跑,好像没有尽头。接下来就是,上大学,穆长安每次打电话过来,小乔说苏葵去约会了,大概交男朋友了。“我不再忌妒,不再抓着背叛不放,我学会了原谅。”小时候,如果苏葵不在她的眼皮下,她就会失控,大了点,苏葵要晚点回来,就会挨她的骂甚至一顿恶打。她打起苏葵像疯了,没轻没重,打完又抱着苏葵哭个不停,让人恨也恨不起来。苏妈妈笑呵呵答应,没一会儿就睡过去。“没有什么是不劳而获,感情也一样,我们都伤害过彼此,我们都没想象中的善良,但我还是希望我们好一辈子,我珍惜你,珍惜我们的过去,不想我们的未来活在埋怨里。”可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就倒下去,世界静悄悄的,她什么都没听到,也没看到。苏葵把相册扔到地上,又捡起来,她想着反正没事,去编辑视频,省得脑袋打架。“为什么?”他说得好像不错,苏葵笑了,这对他是游戏,对自己却是人生,有无常有背叛,有光明也有不公。她该感激他的,让她能从容地离开,如果要说有遗憾,那就是她没在年少时为穆长安送一封信,告诉他,她在乎他。要回城里,苏葵想到送给小乔的视频只做了一半,正好回家,可以去找素材。乔阿姨找了一堆,小乔的相册百宝箱,苏葵在车上翻着看,边看边笑,两人的合影很多,小乔亲密地搂着她,记得小乔最经常说,“这是小葵,我的人”,小乔真的对她很好很好。只是这一句,差点让苏葵又眼泪决堤,连妈妈都知道,穆长安却什么都不知道。十年,他们认识十年,她喜欢穆长安十年。她的暗恋一开始还显山露水,后面在小乔和穆长安走在一起后就销声匿迹,因为喜欢好朋友的男朋友是不对的。回到家,妈妈气疯了:“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这次就在身边,苏葵抬头,拉她一把的人正望着她,是位很英俊的年轻人,大热天穿着纯黑的西装却让人感到嗖嗖的凉气,对她露齿一笑:“你要死了。”穆长安是小乔的未婚夫,也是她们的同学,三人从中学就形影不离,最后穆长安和小乔走到一起。镜里的小乔略施粉黛,一袭飘逸的蕾丝纱裙,长长的裙摆如同圣洁的花盛开在脚下,回眸顾盼,风流婉转,美极了。她的恐惧苏葵大笑,没有酒,拿了果汁猛灌,穆长安担忧地看她:“小葵,出什么事了?”苏葵大笑,笑得眼泪都流出来,怎么可能,她才二十六岁,却有人告诉她,她要死了。苏葵吓得跳了起来,环视四周,没有,什么都没有。小乔找的这家婚纱馆环境很好,不远处的经理注意到她的动静,微笑着用眼神询问,苏葵摇头,喝了一口水压压惊,脸却白得吓人。苏葵摇头,她无法想象倒在血泊的是美丽的小乔,如果这是她的命运,她接受,不该让无辜的人代替,只是她不明白,为什么死神会选中她。“你再不过来,我现在就给你送花圈。”结局并不怎么好,苏葵楞住了,男人诡异地笑了:“这就是命运,永远不会顺从你的想象。所以,有时候坚守善良,并不是一无坏处。比如作为参与我的游戏,我可以适当给你点奖励……”苏葵静下来,想了很久,久到把所有事情都理清楚,并做了个决定。她用手机录了一段视频,加进MV里,拔了U盘,急忙往外跑。苏葵放下杯子:“最后一个问题,穆长安,你为什么肯为我死?”她的眼泪她的友情他简直就是那个爱上自己倒影的那喀索斯,苏葵翻了下眼皮:“死水仙花,好了没?”他们很久没有独处过,自从知道他们在一起后,苏葵尽量避嫌,虽然她跟小乔说,穆长安已是过去式,但从来没有真正放开。苏葵借着醉意,摆正他的脸,学着他:“看着我,你看到的是谁?”其实她真的很难过,友情和爱情无法共存时,她要怎么办?苏葵离开,给穆长安打了电话,约了地方见面。男人打了响指,画面又像电影在眼瞳播放,苏葵看到小乔因意外死去,穆长安伤心过度远走高飞,自己一辈子活在内疚里,变得敏感而神经质,终生不得所爱。一个是她爱的男孩,一个是她爱的女孩,他们相爱了,她阻挡不了,只能祝福。那时候,他们最经常这样大眼瞪小眼,苏葵不知道穆长安到底看到谁,反正她眼里只有他一个。苏葵是天生的暗恋高手,就算心跳如雷,表面也波澜不惊。不过穆长安有时靠过来,勾着肩转头对她坏笑,苏葵甚至觉得,他也是喜欢自己的。苏妈妈吓坏了,抱着女儿慌张无措:“怎么了,小葵,谁欺负你了?”苏葵反驳,穿好礼服出来,看见穆长安站在外面,挤眉弄眼:“原来在你心中我这么伟岸高大,没关系,我不介意,娶个大的送个小的,小乔当妻你作妾!”那次摔断腿,绑了一个月的夹板,从此妈妈没再打过她,连说话都小心翼翼。你这个傻子,我不要你为我死,我也不要和你做朋友,我要你爱我。可惜后来有一天他变得淡淡的……“我也不行?”不过她没跑几步,那人又拉住她,转身搂住,俯在她耳边轻声说:“听着,小姐,我无意伤害你,只不过因为你的善良,决定提前预告你的死亡。这段日子,你可以准备一下,确保在离开人世时,没有遗憾。”在一起长大的时光MV后,是苏葵的录像。她看起来糟糕透了,脸色苍白,眼睛浮肿,她说:“小乔,我从小就忌妒你,忌妒你比我漂亮,比我聪明,出现我身边的男孩都只喜欢你。可那又怎样,那么多男孩,你爱我总比爱他们多。”男人还是温柔地望着她,嗓音充满蛊惑:“怎么样?只要你答应,没有人知道这一切。”她很久没回家了,年少时被管得太厉害,一有机会,她就迫不及待地远走高飞。很久以前,他们高考结束,说到将来要做什么,小葵说,她要做一名邮差,每天给喜欢的人送一封信,偷偷地观察他的表情。他还记得她明亮的眼睛里面带着暖暖的笑意,他以为终有一天他会收到一封来自她的信,可是没有。小乔说得义正词严,那她们的友情算什么?苏葵今天才发现,她引以为傲的友情不过如此,她恨恨地望着小乔:“好,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不客气。乔木楠,我现在就去告诉穆长安,我爱他,看他还会不会和你结婚!”“他一开始喜欢是的我!”小乔把要修的小地方跟经理说了一下,轮到苏葵,她简单随性惯了,要不是为了小乔,可穿不来这露肩束腰的小礼服,拿着礼服苦着脸进去,小乔好笑地看她:“怎么脸色这么差?”苏葵红着眼睛问:“为什么?”笨蛋,她最喜欢你,不过我什么也没说。男人说:“你本来可以不用死。”小乔告诉她,和穆长安在一起,第一句是“对不起”,她没有和心爱男孩在一起的欣喜,反而很伤心,仿佛做了很不好的事。苏葵抱着小乔,说:“如果你们没让彼此幸福,我会恨你们的。”“周总,我要死了,你会给我送花圈吗?”她的幸福他们还没结婚,婚礼还没正式开始,她还有机会,去毁掉这一切,只要说三个字。“那小乔?”“直到你,穆长安,你让最爱我的小乔不爱我了。我不会原谅你们的,你们都说在乎我,结果抛弃我相爱去了,留下我一个人不知怎么办。不过我已经想开了,我还是爱你们的。是的,小乔,我已经原谅你了,原谅你比我幸福。”“做噩梦,没睡好。”她还记得,最后一次同妈妈争吵,是他们三个一起去溜冰场。她没去过那种场合,爆炸的音乐,飞翔的速度,穆长安和小乔拉着她绕了一圈又一圈,十指相扣的潮湿和温暖让她迷恋,他们玩疯了,理所当然地忘了时间。苏葵喜欢穆长安,她长这么大,只喜欢过一个人,结果一暗恋就是十年。她感动的同时,有句话一直没说,其实活下来的那个才是最痛苦的。苏葵在家里住了几天。她的委屈“你就没想过换她承受这一切?”那个声音又响起,苏葵抬头,空无一人的电梯不知何时多了个人,黑衣人仍保持着绅士的笑容,“其实你可以不用死,找一个人,让她代替你。只要你点头,剩下就交给我,没人知道她是代替你死去,你可以继续你的人生,这样你妈妈就不用失去你,你也可以光明正大地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别提了,有人咒我死呢,”苏葵把梦讲了一遍,吐吐舌头,“我不会真的要死了吧?”苏葵眼角酸涩,该怎么告诉这个唠唠叨叨张罗着要去买菜的女人,她女儿要死了,所以回来见她最后一面。苏葵抱着母亲,硬生生忍住的眼泪夺眶而出。她崩溃了,哭得声嘶力竭,异常无助,她要死了,年纪轻轻,将告别最亲的亲人,朋友,却什么也不能说,因为怕他们觉得她疯了,也怕他们担心。小乔这样回答,苏葵苦笑了下,她确实噩梦缠身,不过也有心事。苏葵满头大汗地醒来,她瞥到电脑的时间,啊,今天是他们结婚的日子。小乔赶到时,只听到法医说:“死者当场死亡。”平时她都会避开这种字眼,不让妈妈想起夭折的弟弟。那次疏忽了,妈妈的脸色变得很难看,随手操起什么要打她。苏葵吓到了,也忘了穿着悍冰鞋,她又不熟练,本能地撒腿就跑,最后骨碌地从楼梯滚下来。再过不久,小乔要结婚了,今天苏葵陪她来试婚纱。出门前,心情本来很好的,结果在公交车上稍微打了个盹儿,苏葵由晴转阴,又做了同样的梦。今天我做了件很不好的事,小葵问我有没有觉得穆长安最近很冷淡。我告诉她想多了,她不知道,我跟穆长安说,离苏葵远点,如果让她那个神经病的妈妈发现她在谈恋爱,她会打死苏葵的,这次是摔断腿,下次呢,穆长安被吓我到了。那个人只告诉她将死去,没有说具体的时间,根据梦境,她尽量不出门。太真实了,正想着,鬼魅的声音又如情人的呢喃在耳边响起——你要死了!她痛苦地捂住眼睛,为什么会这样?苏葵坐在婚纱馆的试衣间外等小乔。所以小乔骗他,自己有男友,他什么也没问,默默地祝福。现在他懂了,有种感情叫错过,穆长安抱了抱小乔,轻声说:“都过去了。”“会打扰到她,”穆长安的语气很认真,“她都要结婚了,想来是找到幸福,再多一份感情,不过徒添烦恼,死去的人没有遗憾,可活着的人会难过。爱一个人,并不需要结果,曾经岁月相伴过,我觉得够了。”她的心事苏葵买了回家的车票,她要向妈妈告别,也许回来后,她就会知道答案。苏葵回到家,小乔的电话响个不停,她没接,走到窗前,看到小乔孤零零地站在路灯下,抬着头望着自己房间的方向。苏葵没有开灯,她自私地想,我才不会为你点亮一盏灯,我要折磨你,我要让你误会。我只是告诉我喜欢他而已,又一个声音说,你这是多此一举。她手里仍握着U盘,可惜了,没能来得及亲口说。她死后,被黑衣男人带走,她瞪大眼睛看着自己像死亡预告那样死去。那时他们还是学生,成天除了读书就是追星,头脑简单,第一次见到像穆长安这样明艳照人的,要沦陷很容易。十六岁的穆长安清俊干净,走过你的身边,会感觉一股青春的气息扑面而来,这才算年轻过。她的十年苏葵到家,妈妈很开心,那双不年轻的眼睛一下子绽放了神采:“小葵回来了,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让妈妈多做几个菜……”她进电梯,看到镜子里因为愤怒而面目扭曲的女人,真丑。小乔换好婚纱出来,苏葵楞了下,扑过去:“太美了,怎么就便宜了穆长安那个浑蛋!”“那又怎样?这么多年陪在他身边的是我。”他笑起来迷人又风度十足,却成功地把苏葵吓得拔腿就跑。小葵告诉我,她喜欢穆长安。为什么会这样,我们喜欢上同一个人?她还没结婚生子,没把辞职信甩到老板脸上,没告诉穆长安她喜欢他……对,刚才那个人怎么说的,让她没有遗憾,穆长安就是她二十六岁的人生中最大的遗憾。至于小乔,她只能说,过去的时光太美好,好得她足够原谅她的不美好。苏葵葬礼过后,小乔和穆长安一起看U盘里的视频。小乔把脸埋进穆长安怀里,泣不成声,她记得,和苏葵看《》,一起走出电影院,苏葵说:“如果真的世界末日,而神只让我们活一个,我一定会让你活下去。”“如果你改变主意,对空气说,我愿意,我会为你做好一切。”她还处在音乐速度带来的快乐中,口不择言:“你不要再管我,我长大了,不会死。”起码在妈妈之后,她舍不得,舍不得母亲再承受一次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可她不敢,她咬着吸管,闷声说:“我问你,如果有一天,你好好地走在路上,突然有个人说,你要死了。你唯一的遗憾就是暗恋一个女孩很久了,她却一无所知。女孩要结婚了,你死之前,会向她表白吗?”穆长安想了想,摇头:“不会。”苏葵呆住,小乔继续说:“我从不相信不劳而获,爱情也一样。我喜欢穆长安,我追他追到失去自己,连你都可以背叛。你呢,你为他做过什么?”她的美好大概从穆长安转学过来,坐在她身边的那刻起,她的心跳就失了频率。电话响了,苏葵无意识地接起,传来老板的怒吼:“苏葵,怎么还没到?”她不后悔什么也没说,男女之间,除了爱情,能有一份共生死的真情已经够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体会到从未有过集体感和骄傲

下一篇:我看到了林树抽动着嘴角的脸顾晓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