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推荐_爱情唯美语录_短篇散文精选!

移动站 网站地图 浪漫文学网

浪漫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浪漫文学网 > 青春校园 >

夏小之见自己不用罚站了

作者: 未知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6-05-20 15:00 阅读:
啊,到底要不要原谅他!真是烦死了!可两只调皮的小鸡东躲西藏得叫人晕头转向,他一个不小心便踹出了一脚,弱不禁风的黄球便被命中了。她跟宁元七是邻居,那个时候两个人天天一起上下学,从来不会迟到。而且那个时候夏小之算是个上进青年,上课前认真预习,上课时认真做笔记,下课后认真复习。与宁元七二人可谓是来老师办公室问问题的常客。“嘻嘻,那你当时有给它小费吗?”夏小之弯起眉眼笑着问。毛球,你是不是很想告诉我你所知道的一切,想把凶手告诉我,只可惜你不会讲话。夏小之极度爱惜这俩家伙,经过她千万次的谨慎考虑后,终于为它们取了爱称,黄一点的那只叫黄球,毛多一点的那只叫毛球。每天夏小之都会让妈妈去菜市场挑一些剩菜叶回来作为它们的三餐,它们很聪明,每次夏小之只要揪着菜叶对着外面高喊一句“黄球毛球”,不管跑了多远两只小鸡都会立马赶集似的跑回来,一蹦一跳地瞅着她手里的菜叶。等你好起来,我们就和好如初,我不会怪你的猫杀害了我的黄球,不会怪你害得我的毛球因为孤独而郁郁寡欢,也不会怪你让我自作多情地做了个春心大梦。在一旁静静地看着的宁元七也在夏小之身旁蹲下,看着抱着一只小鸡尸体哭得死去活来的夏小之,他的心也在剧烈地疼痛着。她对宁元七说:“怎么办?我感觉好不安。”这样的冷眉相对已经不止一次了,宁元七也不止一次为自己当天告诉夏小之事情这一行为而后悔不已。夏小之依旧天天迟到,再也不是那个积极向上的夏小之了。它不能再像从前一样在庭院里与伙伴快乐地玩耍着,听到鹦鹉喊着“黄球毛球”时它也不再飞快地来回赶集。即便如今夏小之把所有的菜叶都只给它吃,它也一点都不活跃,它总是慢悠悠地行走着,“啾啾啾”的声音一声比一声缓慢迟钝,从前那个淘气的毛球好像也随着黄球,一起去了。同学们哄得从教室里拥动出来,有的人急着上厕所,有的人急着去小卖部买早餐,走廊上一下子便变得拥挤起来,根本没有人注意到宁元七的脸色有多么的难堪。本以为可以过着这样平和的日子也不错了,至少如今她还有只毛球。自从她唯一的一只小鸡和鹦鹉都被送走后,她完完全全失去了原来的生机。从前那个爱笑的爱说话的夏小之变成了如今这个沉默的总是流露着悲伤的夏小之。.晕倒的宁元七可不好的事还是发生了,那天放学回家,她无论如何也找不到毛球,就连老爸的鹦鹉也凭空消失了,它们的窝笼子或者一星半点跟它们有关的东西全都不见了。当夏小之的眼泪又要落下时,鹦鹉又叫了起来,它叫着:“喵啊喵啊。”可是的的确确是他的猫咪害死了她的黄球啊!要不是他收养了那只凶残的猫咪甚至把它带到她家,她的黄球也不会无辜受害惨死了!可是……可是他的确为此做了很多忏悔弥补啊,他真的让她在这段失去的过程中又得到了很多,比如获得了温暖,快乐,还有一种奇妙的情感,凭着这些应该足以她原谅他的!但是……他喜欢她呀。宁元七从来没有这样为自己的猜测愧疚忏悔过。经过那天以后他一直把夏小之定义为一个冷血的女生,直到他来她家找她探讨一道物理题的这天……当新闻里最新报道:“本地区又有一新病例,请广大民众谨慎防范,远离家禽。”夏小之听后一整天右眼皮都在持续不断地跳动着。这次宁元七的回答不像以前那样了,他一边喝着果汁一边如实告诉她:“那是因为……”夏小之伫立在窗前面无表情地看着楼下阳光暴晒中的宁元七,直到她看到宁元七笔直地晕倒在地时,夏小之惊得跳起来也不顾因站得太久而麻木的双腿,连忙拔腿就往楼下跑。“今天的作业也太多了吧!夏小之,你把你最讨厌的几门功课拿出来,我来帮你写吧!”班主任手一挥他便立马起身往教室外跑。夏小之撑着伞一步一步慢悠悠地走过来,瞥了一眼他怀里的猫咪,好心好意地说:“它把你的衣服都弄湿弄脏啦。”其实夏小之以前不这样的。果然……庭院里一片狼藉的惨象……快点好起来吧,责任感超强的笨小子。这样好的一个女生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模样呢?不仅成了迟到大王,而且每逢语文课,要么就是大家都上课了她才从慢腾腾地从小卖部抱着零食回来,要么就是上课跟前后左右的同学聊得水深火热,要么就是上课时她趴在课桌上倒头就睡,要么就是课堂练习和课后作业一片空白地上交。她爱坐在庭院的木椅上,看着在一旁乖乖啄着绿草的毛球,然后任自己的思绪飞扬。因为我们的青春这么短,实在不值得用那么多的时间去憎恨一个人,倒不如反敌为友,原谅过往的过错纠纷,反而更快乐。这股温暖的源泉便是宁元七。夏小之要疯掉了,她立马跑过去问妈妈:“毛球和臭鹦鹉呢?”动物是这个世界上最单纯最善良的群类,好比故事里两只可爱的小鸡一只烦人的鹦鹉和一只可怜的猫咪。黄球黄球,你怎么了?“黄球黄球,你怎么了?”懒洋洋的阳光洒在它们身上,乍一看还以为是两团会自己滚动的暖洋洋的球。俩家伙你一前我一后地奔跑着追赶着,玩累了便一摇一摆慢悠悠地走回夏小之亲手为它们搭建的小窝里。“上次没让你看到鸟禽表演,我只好委屈我自己变身为一只鸡给你取取乐了……”见她一直盯着自己,宁元七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道。“黄球黄球……小之给你吃菜叶,给你吃好多好多的菜叶,黄球你快醒醒好不好?”其实,夏小之和宁元七谁都冤枉了那只小猫咪。被人遗弃的猫咪夏小之见自己不用罚站了,便与宁元七擦肩而过回了教室。“夏小之……”当宁元七在今天第N次叫她的时候,夏小之终于忍无可忍无法再忍。玩闹了一会儿后宁元七脱下头上的帽子,坐在沙发上喝夏小之递给他的冰镇果汁。夏小之又迟到了两只小鸡和一只鹦鹉对不起啊夏小之,我上次竟然觉得你是个冷血的女生。“是啊,它们超级可爱的!”夏小之丝毫没注意到宁元七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她只顾着自己不停地给他讲小鸡们那些可爱的小事。说了一半,她突然站起身拉住他的手臂,神色兴奋地说,“我还是带你去看看它们吧,走!”时间久了,就连她老爸养的鹦鹉也学会了这一招,有事没事就喊上一句“黄球毛球”,两只小鸡一天里便会不下十次地奔赴两地,累得它们够呛的。夏小之在一旁听着,她的脸都要因为羞愧而红得烧起来了。迟到大王的原因“完全不。”她果断地否决,见这只猫咪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夏小之狠狠地瞪回去,语气里带着些恨意,“我最讨厌猫了,它们简直是我的噩梦。”午休的时候她收到了宁元七的短信,他说:“你愿意听我的道歉和我没说完的话吗?放学后我在大榕树下等你。”可夏小之这是什么眼神!分明一副这只猫与她不共戴天之仇似的!这最重要的一句话,他怎么就该死地没有告诉她呢!他实在太笨了,难怪夏小之不可能喜欢上他,难怪夏小之无法原谅他!害得他们如今只能做一对仇人!毛球和臭鹦鹉不见了夏小之以前总是在想,被一个异性关心爱护喜欢着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呢?是幸福多一点儿,还是甜蜜多一点儿?而现在她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幸福和甜蜜只是其次,被宁元七这样无微不至地对待着,她只感觉冬日里暖暖的阳光都将她紧紧地包围着。她不想见到宁元七,也不想跟他说话,她讨厌他,当她知道他对她好是因为补偿时,她感觉自己那个粉色甜蜜的梦,忽然就暗沉破碎了。宁元七的妈妈告诉她,前段日子禽流感兴起不久的时候,宁元七突然对鸟禽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天天网上浏览相关资料不说还特意跑去花鸟市场探个究竟。还老远地去找有养鸡的亲戚,并一而再再而三地恳请他们等母鸡孵出一只小鸡时务必留着等他来拿。宁元七的睫毛动了动像是快醒了,吓得夏小之连忙收了手,佯装着抬起头看窗外的天空。夏小之仔仔细细地盯着宁元七的脸看,想要找出一丝一点的端倪,可都把他看脸红了她依然没得出个究竟。她知道他一直在为上次动物园一事对她抱有愧疚,却怎么也没有料到他会为此事做出弥补。宁元七一脸自信地回答她:“我知道你最近一定很难过,所以我带你去动物园看鸟禽类表演。”到了放学铃声响起后,宁元七收拾完书包在下楼时回头看了夏小之一眼。“夏小之,中午我去食堂给你占位子哦。”“哎呀!干吗!你到底要干吗!”她凶狠地看着他,“干吗突然对我这么好!”对不起啊夏小之,我羞愧得都不知道如何安慰你。“无故献殷勤,非奸即盗!”夏小之结论道,尔后她又想了想,可能是因为黄球死了,宁元七是同情她可怜她,所以才做这些事来慰藉她吧?他转过身对远处站着等他的夏小之喊道:“夏小之,你快看,这里有一只被人遗弃的猫。”见她依旧用她的侧脸面对着自己,宁元七既难过又无奈,继续说:“夏小之,你不要再迟到了,而且你每节语文课不是迟到就是上课睡觉,老师气得要命,夏小之你……”夏小之坐在病床边,看着穿着病号服睡得安详的宁元七。她心里现在真的是乱透了,杂七杂八的各种心情都有。她真没想到宁元七为了补偿她,在背地里还做了这么多事。在她不理会他的这段时间里,他也不辞辛苦地热脸贴着冷屁股,比起她,他真是太宽宏大量太无私了。“动物园有什么好玩的……”并肩坐在大巴上,夏小之无趣地问道。两人本在课桌前认真地交互着想法,突然便听见庭院里传来了“啾啾啾”的鸡叫声。夏小之皱了皱眉头,可却声音格外柔和地埋怨:“肯定是黄球那家伙又跟毛球抢吃了。”对不起啊夏小之,我之前把我上次捡到的流浪猫放到你家的庭院玩,可现在它不见了。他这种毫无依据的说法,不知道为何,夏小之听后却莫名地安心了许多。当夏小之推开家门看到门外穿着一身黄色小鸡套装的宁元七,她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她家住一楼,享有一个很大的庭院,刚好可以让她安放这两只小鸡,能让它们一天一天地茁壮成长。黄球死后,毛球便成了形影单只。真相妈妈面带抱歉地看着她,语气诚恳真挚:“对不起,小之,你的小鸡最近不仅食欲不好而且精神不好,非常时期我不得不行此下策。”不过好点子归好点子,宁元七毕竟不够细心,竟然马虎到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一—禽流感的非常时期,哪个动物园还会有鸟禽类的表演开放啊?!夏小之也开始不知不觉地偷偷看着宁元七,有时不小心与他撞了个四目相对她便急忙把眼睛挪开。既叫人害羞又叫人乐此不疲,这种感觉太奇妙了。有一天,宁元七与夏小之放学后一起回家。那天头顶的天空像一块被戳了好多漏洞的黑布,在这连绵不断的雨声中,宁元七捕捉到了一丝轻微的呜鸣。宁元七看着她一副分明就是无视他的样子,心里不好受极了,可他还是忍住了这口气,上前一步柔声唤道:“夏小之……”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宁元七坐在座位上,有点焦虑与不安地看着讲台上被班主任骂得狗血淋头的夏小之。夏小之慢悠悠地收拾着书包,她自然没有去赴约,而是站在教室的窗口看向大榕树下的身影。夏小之分明地感觉到心里的最后一根弦都断了,发出清脆的一声巨响,她咧开嘴哭着说:“妈妈,我们家的鸡和鸟怎么可能会伤害我们?你把它们还给我啊……”凶手是谁?宁元七看得有点眼神恍惚,可他很快便不好意思地回答她:“嗯——我偷偷地从我爸的皮夹里拿了张红的就在空中乱甩,回家后我被爸揍了一顿,他发誓再也不带我去动物园玩了……”夏小之眉眼微笑着望着他,犹豫了好久,鼓足了好大的勇气才问道:“宁元七,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啊?”宁元七皱紧了眉头拍着她的后背安慰她:“夏小之,别担心,黄球一定会保护毛球的。”这是宁元七住院的第三天,夏小之来医院看望他时他还在睡觉。夏小之的奶奶从乡下给她带来了两只小鸡,一只的毛色是金黄色的,另一只的毛色相比之下稍微浅了一些。可是每逢春季便会有个可怕的死神降临人间,并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地潜入每一片土地,第一批接受死亡考验的就是无辜的家禽。那天他告诉她,这是他对她的补偿,因为他收养了那只猫那天去她家时他便将它放到了庭院中,却没有想到她家竟然养了鸡,更没有想到他的猫在咬伤了她的鸡以后便消失了至今都未出现。他的循循善诱还没结束就被夏小之冷冷的声音打断,不过她就说了两个字:“娘炮。”班主任在黑板前挥汗如雨地解读文言文,这篇课文宁元七昨晚做了充足的课前准备,他本想在课堂上一展他语文课代表的风采。可不知为何,他光是一想到夏小之刚刚那一瞥,就感觉千万束冷光直射得从头冷到脚,根本无心上课。像是终于拿捏了决定,夏小之的视线忽地落在宁元七熟睡的脸上。她抬起手,动作又轻又缓地,像蜻蜓点水似的,点了点他紧闭的嘴唇,软软的触感,让她心有余悸。而夏小之老爸的鹦鹉,嘴里正在“喵啊喵啊”叫着。教室外的夏小之正站在走廊上连连打着瞌睡,可突然这惬意就被一个人打破了,而发现这人就是宁元七的时候,这感觉就更是厌恶了。夏小之才不理他,把头转回去继续打瞌睡。“哈哈。”宁元七有很久没有听到夏小之这样爽朗的笑声了,明明是用自己的糗事来换她的开心嘛,可他一点儿也不害臊反而也很开心呢。夏小之困惑地看着像只哈巴狗一样在她眼前晃悠的宁元七,她觉得真奇怪,他是干什么呢?无缘无故地处处为她着想处处帮助她处处对她好。为什么杀死黄球的凶手偏偏要是宁元七的猫呢?她最痛恨的凶手为什么跟她最喜欢的男生息息相关呢?夏小之冷不丁地说完这两个字以后,下课铃声刚好响起。他原本以为她可以感受到他这么久以来的愧怍因而原谅他,却没料到当即夏小之的脸色沉得赛比黑洞,她的笑容僵在了嘴边,她的身体微微颤抖着,然后她用尽了全身的气力把他连推带踢地赶了出去。最后,就是现在这情况了。无故献殷勤宁元七警惕地抱紧了怀里瑟瑟发抖的小猫咪,心里在想,夏小之也太没同情心太冷血了吧!他喜欢她呀夏小之喊着,慢慢地蹲下身轻轻地将黄球捧在手中。平日里总是活跃淘气的黄球此时此刻正了无生息地躺在她的双手手掌上,它乌黑黑的圆眼紧紧地闭着,不论夏小之怎么喊着它,它都不愿再睁开眼看看她。她以前流过的眼泪,全部加起来,估计也没有她这个月流过的多吧。可能是因为感受到了他火热的目光,夏小之侧过脸瞥了他一眼,这眼神在宁元七看来如同千年冰寒,他甚至来不及传达自己的关心,她便面无表情地背着她的大黄色书包,笔直地走出教室。两个小夏小之打起了架那天宁元七将它放到庭院后前脚刚迈进夏小之的家,物业的管理员后脚便来了。因为他得知有住户在小区的庭院里私自养鸡,他是来捉鸡的。“真是个笨小子,也不知道着了什么魔,不好好学习反而把心思花在这些鸡身上。”宁元七的妈妈一边说,一边轻轻抚摸他的头发,叹声道,“上次在学校晕倒了真是吓坏了我,医生说这段日子以来他一直发着低烧,跟他这奇怪的兴趣必定是有点联系的吧。”走近一看才发现在杂草丛中有一只被人遗弃的猫咪。夏小之心里的两个小夏小之打起了架,她纠结万分,在“原谅”与“不原谅”之间徘徊了千万遍。宁元七把这样的夏小之看在眼里,不知为何,他看到她郁郁寡欢的样子,连他都不由得难过起来。他换着各种戏法想要逗她笑一笑,可什么办法也没有用。凶手怎么可能会是猫?这附近根本就没有邻居养猫。“你哪来的点子?”夏小之惊讶地看着他,显然是觉得他这次的点子真是妙极了,之前他想要逗她开心,不是给她讲个无聊到爆的冷笑话,就是借她看《爆笑校园》,她没有半点儿开心起来宁元七反倒自己笑得半死,怂爆了。宁元七看了一眼磨砂窗外那个模模糊糊的身影,心想还是觉得不妥,便举手报告:“老师,我想去一下厕所。”夏小之完完全全变了。是的没错!夏小之的恶劣尤其针对语文课,因为宁元七是语文课代表。它的绒毛被雨水淋得湿透了,一根根笔直地贴在身上,这样子真是丑死了。可宁元七弯下腰将它轻轻地抱起,用手温柔地抚摸它的脑袋。宁元七有点不满道:“你不觉得它很可怜吗?”“夏小之你早饭吃过了吗?需要我给你带KFC的营养早餐吗?”“我下楼买些水果,你在这儿坐一坐,他醒了看见同学来了肯定会很开心的。”宁元七的妈妈招呼着夏小之坐下后便拿了钱包离开了病房,一下子整个病房里便只剩下夏小之和宁元七两人了。没有看到那一天的期待已久的鸟禽表演,夏小之虽然失望遗憾,可她终于又渐渐地变得开朗起来。并不是因为她已经从那悲伤阴影里走出来了,而是她感受到了一股从前从没感受过的温暖。夏小之眼里蓄满了感动的泪水,她连忙拉着宁元七进了空调房里,看着他在她面前跳着滑稽的舞蹈,学着鸡叫,她笑得前俯后仰,许久没有这么开心了,她左胸口的心脏扑通扑通一下一下跳得厉害。她这样做是为了吸引宁元七的注意?屁,才不是,宁元七比谁都清楚地知道她是因为太讨厌他!那么晴朗,让她不由得想问问遥在天国的黄球:亲爱的黄球,你一定也会原谅宁元七的吧?嗯?夏小之惊叫了一声松开宁元七就四处寻找着叫唤着“黄球毛球”,终于,她在鸡窝不远处的草地上发现了奄奄一息的黄球。这对年幼的夏小之来说是个无法抹去的阴影,它常常伴着那鲜红色的血出现在她年少时的梦境里,让她在无数个夜晚都被这个血腥的噩梦惊醒。他见自己踹死住户的鸡立马打退堂鼓要离开时却看见了墙角这只可爱的猫咪,刚好,他的女儿最近想要买一只猫做宠物呢。于是大手一揽,他带走了猫咪,却留下了一场误会。终于,在一个天气晴朗阳光普照的周末,他想到了一个好点子,便立马跑到夏小之家里,拉着她硬要带她去动物园玩。温暖的源泉毛球,你现在是不是也很孤单,晚上睡觉时夜风穿过小窝都只能独自取暖了吧?“等下……夏夏小之……我们还是先写题目吧……”宁元七的脸唰地黑下来,可他来不及拒绝便已经被夏小之拉着到了庭院。这成了一个天天困扰着宁元七的大问题,他满脑子天天塞着这个问题,真是要爆了。这是宁元七第一次看见这样柔情一面的夏小之,他的心脏开始扑扑地急速跳动起来,他不安地问:“……你家养了鸡?”可宁元七只是眨着他的眼睛,一副无辜的模样:“没有啊……我有对你很好吗?”想到她心爱的黄球,夏小之的眼眶又不由得泛红了。她硬是把眼泪逼回了眼底,转过头看着鹦鹉,烦躁地问:“臭鹦鹉,你吵死了,你不会想跟我说杀死黄球的是只猫吧?”夏小之怕毛球见不到自己会更加孤单,便每天中午都回家吃饭,以及下午一放学像装上了马达似的疾奔回家。可是宁元七根本不知道其中的原因,他只是觉得女孩子不是都应该特别喜欢小猫小狗吗?尤其是长得像夏小之这样的娇小可爱的女生,不是应该有满腹的对流浪猫的同情心吗?她看到雨水下的猫咪不是应该触景生情,潸然泪下吗?“娘炮。”炎炎夏日,宁元七却穿着宽大的小鸡套装,头上戴着印着大眼睛和立体的红色尖嘴的帽子。就这样出其不意地以一只鸡的形象出现在夏小之面前。她不想见他,一看到他她就会想到自己那可笑的想象和惨死的黄球。其实在她不理他的这段时间里宁元七很想找她心平气和地谈谈,因为他发现那天他的话只说了一半,最重要的部分他忘记告诉她了。那就是,他一开始只是想着补偿她,可后来一段日子里他的补偿中又带了点其他的个人情感因素。他本来只是想要为他的猫做些弥补好让自己心安,可后来他是真真切切地想让夏小之开心快乐起来。班主任脸都气成了铁锈红色,将她痛骂了一顿之后,食指笔直地指着门外,咆哮道:“夏小之你这节语文课不用上了!给我去教室外面站着!”夏小之怒瞪着这只鹦鹉,凶巴巴地警告它:“老爸的臭鹦鹉,你再吵我就揪了你的毛。”夏小之之所以会这样说,是因为她小时候住在奶奶家时,邻居有一只凶残的老猫总是对着她家的鸡笼虎视眈眈。奶奶白天总是提防着这只老猫,将家里的鸡严严实实地锁在笼子里。可是哪料某天鸡笼没有锁好,夏小之半夜起床上厕所时听见了“喵呜喵呜”的声音,她推开门一看便看见了她此生都无法忘记的一幕——这只老猫正在吃她奶奶家的鸡!毛球,你是不是也很想念黄球?我也很想它。夏小之又迟到了,这一个星期班级的百分制都被她一个人拖了后腿,分数估计已经低到再无人能及的地步了。夏小之的眼泪唰地从眼睛里流出来,一滴一滴都落在黄球的金黄色的绒毛上。阳光洒下来,在它身上的泪珠上折射出一道漂亮的虹彩,这道虹彩真是美得动人……可是,再动人也无法唤醒她的黄球。“我昨天翻电脑,看到小时候我爸陪我去动物园时他拍的鸟禽表演的视频,”见夏小之的眼中有了好奇,宁元七感觉心里几天的阴霾也渐渐散开了,继续说,“那些鸟儿太聪明了,只要你举起钱,它们就立马手疾眼快地从舞台中央飞到你的肩膀上叼住你给它的小费就跑。”毛球,你是不是知道黄球遇害那天的情景呢?你是不是也在一旁看到了那残忍的画面,像我小时候的噩梦一样,它也夜夜缠绕着你的梦境吧?沉默的夏小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又借故查房了几次

下一篇:饿了就去捕捉老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