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推荐_爱情唯美语录_短篇散文精选!

移动站 网站地图 浪漫文学网

浪漫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浪漫文学网 > 青春校园 >

是想告诉你一些秘密

作者: 未知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6-05-20 14:59 阅读:
“T骨牛排蒜香牛排鳕鱼汉堡花式刨冰,还有蒜香餐包罗宋汤。”丁磊还是不肯放过她,点了一堆大嚼特嚼。“你就当我今晚说的,是醉话好了。”彼时,男神姜疏桐被女神苏雪霁迷得昏天黑地的。刺得他好痛好痛。两人并肩坐在露台上,这一天晚上的月亮分外圆,是他们从来未曾见过的景象。而姜疏桐只是笑笑,慢慢喝着面前的摩卡,很优雅。学长们像打了鸡血般地站起来,争前恐后地向着她的方向跑来,其中不乏丁磊。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手机忽然响起来。车开了整整一天,抵达营地,是在江南的山间。凌允稚听到苏雪霁,嫉妒之火喷薄而出。她扭头,脸涨得通红,使劲挣脱他的胳膊。丁磊这个大笨蛋,居然提高声音:“吃饭哪行,以身相许才有诚意!”还要假装笑嘻嘻:“学妹,你放心,我一定让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她瞪了他一眼,又一个猛子扎下去。开学伊始,火车站接站处搭起了一片帐篷,学长们翘首以盼,新一届学妹到来,要先下手为强。【超级月亮出现那一晚,那个来的太迟的拥抱,都还那样历历在目】丁磊喝汤的声音特别响,有种母猪饮水的感觉,凌允稚终于仍不住,笑出了声。“公司指派的。”凌允稚低头拢起请柬。姜疏桐的文采很不错,情书写得文采斐然,丁磊将情书照抄下来,署上了自己的大名。他不愿揭穿她的谎言。十七岁那年,爱你爱得死去活来的那个人,现在怎样了?夜宿的地点是一间古宅,是个幽深的木质四合院,昏暗的灯光下,队员们聚在雕花木床上打扑克,丁磊输得极惨,脸上贴满了字条,额头上画了一只大乌龟。他点了超辣的小龙虾,丁磊本不是能吃辣的人,凌允稚也是,两人吃着吃着,辣得眼泪都快涌出来了。恍然间,前方的丁磊忽然不见了,凌允稚还没回过神,也失足掉下了脚下的大坑。在一片漆黑瞎火中,她摸到了丁磊的脸,丁磊轻拍她的背:“别怕,有我在。”【木已成舟,却发现心中一直爱着当初的那个人,永远不会过去】姜疏桐讲完了,眼神异常凶狠,额头青筋爆出,他一步上前,用力抓住丁磊的脖子,从离他心脏最近的地方抽出貔貅玉佩,狠狠扔在地上,摔了个粉碎,随即推门离去。凌允稚躲在一旁的柱子后,像个小偷一样偷窥他们共进午餐,她心里有失望,有不甘心,有难受,有一股怒火在燃烧。丁磊,你妹!你个大骗子!丁磊背着她在路上走,凌允稚抱着他的脖子,妥帖又熟悉,默契又温柔,亲昵得像一对情侣。凌允稚的手慢慢滑到颈间,温润的貔貅美玉,像一匹最沁凉绵软的缎子拂过肌肤,她咬咬嘴唇,解下了脖子上的美玉。姜疏桐拍着她的背。凌允稚,我一直喜欢的人,是你呀。她咬咬牙,一闭眼,一个猛子扎下去。“喂,明明是你抓着我不撒手好不好?”丁磊嘻嘻笑着,手指拂过她蜜桃样的脸颊。姜疏桐无奈地看了剑拔弩张的两人:“哎,真是冤家!”他忍住脚上的剧痛:“我们貌似,掉进当地村民捕猎的陷阱里了。”“喂,你哭什么呀?”她也有了几分醉意,抬手轻拍他的肩膀。“他,他是……”她的脸红了一下,越是喜欢,越是在乎,到了嘴边却不敢承认,心里像有个秋千,颤悠悠地飘荡,生怕大家看出自己心思,偷偷撒了个谎,“姜疏桐。”这次同学聚会,是毕业五年后,凌允稚重返星城。众人端着冰镇纯生,一口口灌得猛烈。五六点钟的微光里,允稚抖擞精神起了床,换上了那套NIC的粉色天鹅绒运动套装,略施了粉黛。而丁磊和苏雪霁留在了星城,他们曾经留下太多回忆的地方,他们感情稳定,从无争吵和怄气,日子过得平静又疏离。哎,还是姜疏桐善解人意啊。……工作之余,凌允稚喜欢放满满一缸温水,整个人悄无声息地潜入水里,她努力睁开眼,唯余一片白茫茫。“什么秘密?”下一秒,脚忽然抽筋了,她只哎哟了一声,便跌入了茫茫水底,她拼命扑腾,直到有力的手臂从身后扳住她,死死揪住长发。她吃痛,却不得动弹,被一路拖到了浅水区。凌允稚,我爱的人一直是你,永远为期。丁磊。他竟祝我白头偕老。苏雪霁拿起手中刚取来的沉重的婚纱照水晶相册,将电脑屏幕砸了个粉碎,哭着跑出去。遥远的记忆经年浮现,只有在水中,她才能依稀看见那张脸。“不知道。”凌允稚这么执着,也许是真爱吧。丁磊眼里的光,亮了又灭了,他努力让自己表现得若无其事,答应了她的要求。从今往后,他丁磊,就要帮着喜欢的女孩子倒追自己兄弟了,心口处,像是有绸缎般的东西哗啦啦撕扯开来,发出尖锐的声音,刺入浑身每个毛孔。如果换一个题目,答案会全然不同,凌允稚在水底捡拾那些记忆碎片,慢慢地,拼凑出一场陈年往事的旧电影。“学长,你怎么了?”凌允稚演技超群,在校医院里,抱着姜疏桐嗷嗷大哭,鼻涕眼泪浸湿了他的胸口。见者无不动容啊,唯有丁磊,默默转过身去,捏紧了拳头。姜疏桐酒量很浅,月色温柔,落在他俊俏的脸上,既美好又陌生。而丁磊,睡得四仰八叉,一点都不优雅,苏雪霁也熟睡了,蜷缩在角落里,温柔又沉静。后来有一日,苏雪霁到丁磊办公室找他,丁磊出去吃午饭了,苏雪霁和同事打过招呼后,随意坐在丁磊的电脑前。那是苏雪霁第一次知道,QQ空间有个私密日志的隐蔽角落,她好奇地点进去。私密日志彻底地击垮了她——“丁磊,你不祝福我吗?”面前的纯生涌起无数细碎的泡沫,发出微微颤抖和呜咽声,在静谧空间里悉数破灭,凌允稚努力控制住喉头的哽咽,端起杯来,一饮而尽。用肤白貌美已经形容不出来苏雪霁的美貌了,那种美,是美到看一眼,就再也无法将目光挪开的窒息美。如果一定要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神仙姐姐。她靠在温热的胸口时,有一种错觉,也许,自己真的已经爱上姜疏桐了,他比丁磊帅气,比丁磊用情专一,比丁磊好上十万八千倍。这样,也好,努力不要再去想丁磊,不要再去奢求什么。一句话,惊倒丁磊手中的筷子都掉到地上。凌允稚出站时,就看见了星城大学新生接待点的招牌,那个阴魂不散的冤家丁磊,就是那一刻映入眼帘的,他穿着AC米兰号的球服,皮肤微黑,探头探脑张望的样子,将帅气全化为了猥琐。凌允稚虽然算不上大美女,却也是森女气质浓厚的小清新。可是正在这时,凌允稚的手机响起来了。【原以为忘记过去也没有什么,想忘记丁磊的想法,不止一次在心中盘旋】凌允稚语无伦次地说着刚才的历险,姜疏桐柔声安慰着,最后,话锋一转:“允稚,把电话交给丁磊。”那一场白日梦他睡得特别沉,沉到他竟说起了梦话。“丁磊,你有种别躲,你常说为兄弟要两肋插刀,呜呜,没想到,你却为了女人,插了兄弟我两刀。”凌允稚端起冰纯生:“干杯,我追到姜疏桐,一定请你做伴郎。”她顿了一下,直直盯着眼前的啤酒,苦涩的泡沫成群结队地冒出来,泡沫破灭的刺刺声不绝于耳,她拼命忍住鼻酸,才没让泪花泛出眼眶来。心里欢呼雀跃起来,哈,原来自己还是有市场的嘛,校草,居然约自己出去晨跑。凌允稚抬手看手表,呀,才五点半啊!她无聊地在双杠附近打转。百般无聊中,她居然爬到双杠上,噌噌脚一盘,倒吊了起来。平素,装淑女装得很辛苦啊。晨跑……多么暧昧啊。丁磊受宠若惊,抬头冲她笑了笑。丁磊恬不知耻:“爱情,就要不择手段嘛。”心里其实乐得冒泡,暗自嘀咕着,傻瓜呀傻瓜,这么容易就上当了。丁磊,我此生最想白头偕老的人,一直是你呀。姜疏桐慢慢地接受了她。脑海中陡然浮现出姜疏桐温柔的笑容,凌允稚像触电一般,推开了丁磊:“对不起,我刚才失态了。”凌允稚的心,陡然蜷缩成一团,像一只有锋利指甲的手伸进她的心房,一下,又一下,撕扯着疼痛,最后竟痛到呼吸不畅。你不祝福我吗?”而后她端起杯来,一饮而尽。最后一篇,是刚刚写完的——我要结婚了。凌允稚,不能和你在一起,我跟谁在一起,都无所谓了。凌允稚,我想我永远也无法爱上除你以外的任何人!丁磊被咖啡呛了一下,慌忙解释道:“我们并没有什么……”第一篇——我去了杭州,你穿着工装的样子成熟许多。但是,你还是那个凌允稚,你脸上的笑容没有变。“浑蛋,放开我!”心跳声太明显,她努力掩饰。明知故问,切!花花和一众姐妹聚拢过来:“快八卦一下,你的男神是谁呀?”她把那只并不好看的的杯子,吧嗒一声,锁进了柜子里。“学妹胆儿真肥,到深水区扎猛子。”少年嘴角微微上扬,甚是迷人。凌允稚翻了个白眼,转眼被震惊了。“你们一定要白头偕老!”他仰起脖子,喉结颤抖。“为什么所有的人都喜欢苏雪霁?她一出现,自己就像丑小鸭被打回了原型。”她苦闷地想。“亲爱的学妹,一起去晨跑怎么样?六点钟操场双杠见!”是姜疏桐那个的号码。一路上,丁磊靠在窗边,看着那些飞速掠去的景色,百感交集。“三文鱼如何?”丁磊表面上贱兮兮,心里却紧张死了,生怕凌允稚注意不到他。凌允稚心里好酸,仿佛一瞬间空气里都充满了醋味泡泡,自信心被严重打击。抬起头来,竟然是一张漫画里才会出现的异常英俊的脸。“哎,不要拧巴了,这是姜疏桐特意给你剥的小龙虾,快吃了,你这种吃货,吃饱了就不忧伤了!”姜疏桐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她也许是,再也回不了头了。她微闭着眼睛倒立着晃荡着,头发倒垂,却忽然见毛茸茸的腿,顺着腿往上看……凌允稚沮丧地坐在沙坑里:“丁磊,你好阴险,居然报了自己的号码冒充姜疏桐!”“学妹是我的,你们都闪开!”丁磊从人群里挤出来。他还真是不畏惧男生杀死人的目光,一人领着两个学妹上了校车。后来,凌允稚和姜疏桐一起回了杭州。“凌允稚,你十七岁那年爱的人,现在怎么样了?”花花问。丁磊的语气激动起来:“我怎么会和她有什么?你胡说什么啊?我是你兄弟。”一时间,天地无声,只有哗啦啦的水声,显得格外刺耳。被时光掩埋的另一个秘密是,姜疏桐帮凌允稚收拾寝室柜子,看到那只随水温变色的杯子,他好奇地倒上了开水,黑色慢慢褪去,上面一行字让他心里从此住了个魔鬼——折腾了许久,丁磊终于把凌允稚送出陷阱,她使出吃奶的力气,才将丁磊拉出来。自然是,被凌允稚用手撕,用牙咬,用脚踹,折腾了个死无全尸!偌大的陷阱里,只剩两人的心跳声。她不由得羞红了脸,心里陡生了一股傻傻的勇气,用丁磊的话说,是二货之勇。凌允稚牵起了男神的手,在校园里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宣布主权。在花痴女生送蛋糕给姜疏桐时,勇猛地冲过去,吧嗒一声打掉蛋糕,义正词严地说,“花痴,姜疏桐是我的!”年夏天,万众瞩目的超级月亮出现那一晚,正巧是凌允稚生日,约了姜疏桐丁磊苏雪霁一同包夜唱歌庆祝。“我怕你跟了姜疏桐以后,就再也不能帮你剥龙虾了。”他说完,又端起一杯酒喝掉。凌允稚一骨碌站起来:“要你管!”姜疏桐搅动着咖啡,空气里都是冰冷的气息:“丁磊,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凌允稚一直……”“丁磊……”凌允稚别过脸去,这月色真是明亮,照得她心里跟明镜一样,这一刻,她终于听见自己内心深处的声音,“凌允稚,你爱他。”全程,只有姜疏桐在位子上纹丝不动,他摇着扇疾呼:“爱护学妹,人人有责。”因为他是校草,要矜持,要淡定。深水区里人很少,她是西湖边长大的女孩,水性不错,游泳的姿势像只蝴蝶。视线逐渐模糊,呼吸变得局促不畅,看不清他的表情,丁磊仰起头来,喝完了杯中酒。凌允稚低头说了声谢谢,心里隐隐失望,她多么希望救自己的那个人是丁磊呀。山风透过窗户吹进他的眼里,是什么温润的东西,吧嗒吧嗒落到了手上。身后坐着凌允稚,唧唧喳喳和队友聊着天。凌允稚收到短信后,跟丁磊做了一个OK的手势,脱离队伍跟了上去。她强忍着小宇宙,等苏雪霁先行离开,丁磊转身准备去水池冲洗饭盒,凌允稚从柱子后面走出来,站到丁磊面前,硬生生挤出来的笑容让人觉得很可怕:“丁磊,帮我追求姜疏桐吧。”两个人坐在学校花坛的枇杷树下,丁磊这个禽兽,毫无节操地出卖兄弟,把姜疏桐拜托他交给苏雪霁的情书交给了凌允稚。哎,你心跳好快啊!丁磊在一侧抱拳,鄙夷地上下扫视:“啧啧,原来是A风景区,将来的男朋友一定会嫌弃。”传说中,倒立可以阻挡地心引力,延缓衰老,美容养颜。“丁磊,那个太贵了,替人家省一点吧。”凌允稚心里忽然生出无限的悲哀:“丁磊,不要说了……现在说什么都太迟了。”所以,她算是成功地乘虚而入了。“我蹲下来,你踩着我的肩膀先上去。”他咬紧牙关,把凌允稚托上去,井壁湿滑,她不小心跌下来,叫声惨烈。后来,他们都毕业了。身后一双大手,悄无声息地拥住了她,丁磊的肩头一耸一耸,哭声压抑而小心,因为害怕被其他人听到。仿佛是中了魔咒一般,她回过头,紧紧地紧紧地回抱了他。最后轮到凌允稚和丁磊一组,丁磊这个牌技超臭的人又输掉了。“天啊!你们还在一起啊!”打这个包票的时候,是三天后,他和凌允稚相对坐着,在学校西门的大排档上吃小龙虾,小龙虾正是上市的季节,肥美无比。丁磊把手里的情书拢起来喊:“姜疏桐喜欢苏雪霁呀。我才是你最好的归宿。”姜疏桐的语气很疏离。“丁磊,你是我兄弟,要照顾好凌允稚,不要……”他顿了顿,语气举重若轻,“我想你也不会,对她有别的想法。”“我才是……”凌允稚,不要离开我,好不好?“两只小蜜蜂啊,飞在花丛中啊,飞啊,飞啊!”四个人玩“小蜜蜂”玩得很疯,很快倒了三个,而凌允稚虽然也喝了不少,无奈有酒窝的人天生酒量大,听着周边起此彼伏的呼噜声,睡不着。“学妹,为何如此生猛?”姜疏桐握着拳,牙齿紧咬嘴唇,他刚打过一通电话,所谓出差,根本是子虚乌有。没过几天,凌允稚在食堂看到丁磊坐在窗边吃饭,正准备打招呼,苏雪霁端着一个饭盒走过来,里面装着红彤彤的清蒸大虾,她径直坐到丁磊对面。苏雪霁脸上的笑容沉静又温柔,她用筷子夹着一只大虾,放进丁磊的饭盒里。两人被迫接受惩罚,围绕着漆黑阴森的古宅跑三圈。脆弱如那时的姜疏桐,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抱紧她,嘴里呢喃着:“凌允稚,谢谢你。”丁磊,我一直清楚地知道,我爱的人是你。“我又相信爱情了!”“疏桐呢,在公里外的杭州,我们下个月结婚。”丁磊哪有勇气看她,他只是低头剥着龙虾,手上有个小伤口,麻辣的感觉从指间一直抵达心里,火烧火燎地疼,痛到后来肌肉都在抽搐,他咬牙忍住。转眼间雪白的龙虾肉堆成了一盘,他把龙虾肉端到凌允稚面前,趴在桌子上呜呜地哭了。凌允稚伸向火锅的筷子停了一下,一瞬间静得可以听见自己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她睡着了,嘴角露出甜蜜的笑容……苏雪霁听清楚那些梦呓以后,颓然缩回手。他错了。凌允稚,我想我永远也无法爱上除你以外的任何人!姜疏桐悄无声息地买了第二天一大早的飞机票,当他出现在丁磊面前时,丁磊惊诧得手中的包子豆浆掉了一地。水的温度,温柔而妥帖,像儿时母亲温柔的手掌,拂过每一寸肌肤。……是姜疏桐。【闭上眼,游泳馆初遇丁磊,跌落到他宽厚胸膛上的脸红心跳记忆就会浮现】他不动声色地毁了那只杯子。丁磊吧嗒一声放下勺子:“哼,你要是再揭我短,我就把你写给苏雪霁的情书贴到学校门口去!”凌允稚握紧了拳头。开学伊始,天气酷热,九月的游泳馆像口煮饺子的大锅,凌允稚穿着保守的连体比基尼,脖子上挂一枚青色貔貅玉佩,羞涩地站在泳池边。哼,臭丁磊,我要证明给你看,我凌允稚也是有人喜欢的!可惜凌允稚不知道,恶狠狠地瞪丁磊。【那一场白日梦酣畅甘甜,只可惜不过是梦一场】又是她!凌允稚一颗少女心,被苏雪霁这三个字击得粉碎。其实龙虾都是丁磊自己手剥的。一张脸笑得贱兮兮:“体力好哇,学妹!噢,你的马尾——要拖地了。”凌允稚紧张地一口把冰激凌奶油球吞了下去:“那个,你的电话号码是多少?”“我知道!”姜疏桐抿了一口咖啡,“我这次来,是想告诉你一些秘密。”直到她听见他说梦话,在春寒料峭,乍暖还寒后的一场郊游中。是大白天,阳光倾泻,待苏雪霁削好苹果递给他,他竟躺在草坪上睡着了,眉头紧缩,好像在梦中遇到什么难事,苏雪霁在一旁轻轻抚着他的头发。一股酸流从肺部一直涌到嗓子眼里,每一个心里用力爱着的女孩子,都生怕被看穿。现在她心乱如麻,事到如今,她甚至没有勇气去承认,自己爱的那个人是丁磊。后来,竟然可以冷静到一滴眼泪也没有。被击中要害的凌允稚,眼睛瞪得像小母牛,拼命捂住胸:“流氓!”她转身朝着深水区游过去了,心好乱又甜蜜得像蜂糖。努力看,却再也看不清楚的脸。“你知道吗?你就是我的超级月亮。恐怕这一辈子,我都只能仰望你了。”“丁磊,我只能将这个貔貅玉佩送给你了,谢谢你的救命之恩。”所以当苏雪霁柔声拉住丁磊询问时,原本奔向允稚的一众男生,齐刷刷转身奔过去:“这位学妹,我是来接你的学长。”切,你不也是!那一场郊游结束后,她日渐消瘦下来,她在黑夜里,屈膝坐在床上,抱着胳膊,只是沉默着,开始还能吧嗒吧嗒掉下泪来。两人去了当年的西餐厅。时间倒回到凌允稚出差前,正在写请柬的姜疏桐抬头:“还有十天就是婚期,你这次出差是不是……不太是时候?”凌允稚推开包厢的门,走到走廊尽头的露台上,屈膝坐下,抬头看,一轮又大又圆的月亮挂在树梢上,夜风猎猎,有一滴泪,顺着眼角流到嘴边。那礼物是一只黑漆漆的杯子。过不了多久,当她开心地打一个饱嗝的时候,胡须拉碴的姜疏桐会出现,抱紧她,用下巴摩挲着她柔软的发:“允稚,我错了。”呀,竟一头撞进男生丁磊的怀里。那是第一次,她触到男生温热的胸膛,她仰起脸来看他,鹿一样清亮的眼神带着惶恐,丁磊浑身像有电流瞬间通过,心头,莫名有了奇异的悸动,不由得紧紧托住她。“我才不会喜欢你呢!永远不会!”凌允稚喊出这段狠话,生气地跑远了。她噌地跳下双杠,险些一头扎进沙坑里,丁磊搀住她:“哟,不要生气嘛,我只是,实在控制不住我对你的喜爱。”两人在露台上坐了许久,凉风飒飒,一直,一直吹进了心里,冷到身体都有些哆嗦了。“月亮永远守卫着地球,却一辈子都不能和地球在一起,超级月亮出现的那一刻,就是月亮离地球最近的时刻。然而,哪怕是这一刻,也只能是遥望。就好像现在,我和你明明隔得这样近,中间却横亘了千山万水。”忍不住偷看,丁磊那货站在浅水区,黄色非洲菊的泳裤好闷骚,他的嘴角扬起变态的微笑,特讨厌,讨厌死了!凌允稚和姜疏桐相对坐在西餐厅卡座里,丁磊硬是搬了个凳子坐在中间,有点像个大灯泡。丁磊把玉佩握在掌心,月色下,两人执手相看泪眼,一时间竟相对无言了。而晴空里忽然响起一声嗲到甜腻的问句:“请问,这是星城大学新生接待处吗?”当丁磊这个有三寸不烂之舌的烂桃花王子,牵着苏雪霁的手从众兄弟面前呼啸而过后,谦谦君子姜疏桐心头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揪起了兄弟的衣领,左勾拳右摆拳,打得丁磊满地找牙。随后他扬起脖子,一瓶二锅头伴着喉结颤动淌过胸腔。“允稚,你知道,为什么今晚的月亮这么大这么圆吗?”姜疏桐揶揄道:“这算什么,老三晚上睡觉打呼噜说梦话,那才是惊天地泣鬼神呢!”第二天一大早,正做早操的女生们纷纷回头,操场西北角匆匆跑过一群男生,打头的就是丁磊。他们合力抬着一条床单,床单中包裹的,是烂醉如泥的姜疏桐。……第二十篇——凌允稚,每天都会偷偷访问你的空间,看你有没有上传新的照片,看你最近过得好不好。我害怕你发现我还在关注你,每次都小心翼翼地删掉访问痕迹。【这样,也好,努力不要再去想丁磊,不要再去奢求什么】愿赌服输,凌允稚和丁磊绕着古宅慢慢跑,这宅子很大,而乡村的夜晚寂静无声,两人沉默地跑着。而偶然和姜疏桐闹别扭时,和事佬丁磊就会提着小龙虾出现。第十篇——凌允稚,我又去杭州了,这一次我骗了苏雪霁,说我来杭州出差,事实上,今天是你生日,我是特意过来给你过生日的。我提着一个大蛋糕,却不敢找你,我看见疏桐捧了一束玫瑰,你幸福得像个小孩。我在车站里哭得像个傻瓜,凌允稚,我怎么就丢了你呢?此刻,凌允稚就在面前。“校草啊,他太难追了……”一片哀叹声。第二天下课铃响,凌允稚在教室门口毕恭毕敬地等着姜疏桐出来。不愿意揭穿,只是不想失去罢了。凌允稚忍不住抬脚,踢了这个讨厌鬼一脚,丁磊这王八蛋居然毫无留情地踢回来。她怒目以视,丁磊却嬉皮笑脸装作没看见。丁磊一直不了解这个默不作声的女孩子内心,她从不哭闹蛮不讲理,所以他误以为,可以这样安安静静一直过到老的。他有个好听的名字,姜疏桐。她打扮得很OL,她的笑还是那么爽朗,甚至走到他面前,用含泪的双眼看着他。“超级月亮出现那晚,我醒来不见你和凌允稚,就到外面找你们,没想到看到你们的拥抱。还有,她最爱的貔貅玉佩,从夏令营回来,就不见了。”“允稚,有些话藏在心里好久了,一直没有机会告诉你。”耳边忽然有温柔的声音响起,回过头来,竟是丁磊,少年的眸子漆黑清澈,怔怔地看着凌允稚。超级月亮出现那一晚,那个来得太迟的拥抱,都还那样历历在目。饮完这杯酒,他们的人生,再无半点交集了。丁磊转过脸来,月色下,他小麦色的肤色泛着柔和的光芒。丁磊张开手,手心竟然是允稚的青色貔貅玉佩:“传家宝丢了都不自知,真是花痴!”刚才水性不佳的他,拜托兄弟帮忙救人,而他为了找这枚玉佩,呛了好几口水。苏雪霁,那是怎样一个女生呢?【清晨微光中,丁磊从倒立世界中走来,若梦中的少年】回想方才的“亲密接触”,脸红心跳ING……老同学们哗然,纷纷举杯,凌允稚透过一张张笑意盈盈的脸,目光流转,最后落到一张木然的脸上。目光相接,她的心剧烈地颤抖起来。不久后,学校一场夏令营,全校仅有二十个名额。丁磊和凌允稚有幸入选,姜疏桐和苏雪霁都没有被选上,临走时,姜疏桐拜托丁磊照顾允稚。丁磊在远处对着凌允稚吹起了口哨,其实心里蛮失落的,唉,作为一个男人,居然只会狗刨。一旁的凌允稚,默默地低下头,是啊,丁磊和姜疏桐,还是兄弟啊。从星城飞回杭州的飞机上,凌允稚看着窗外三万英尺的朵朵白云,似棉花似梦境,她睡着了。在梦中,她还是那一年刚入学的少女,穿着保守的比基尼,跌落到丁磊的怀里,那是第一次,她触到男生温热的胸膛,她仰起脸来看他。酒过三巡,大家玩起“十七岁爱的那个人”游戏。“不要怕,我在。”这句话,狠狠地狠狠地击碎了苏雪霁心中最后一点幻想。“丁磊,游泳有危险,下水需谨慎。“你们一定要白头偕老啊!”“这是传说中的超级月亮。”丁磊苦笑着喝了一口酒。她的心咚咚跳,像有一百只小鹿跑过草原。她明知道丁磊不爱她,可她一直坚信,只要自己努力,石头也可以被焐热的,不是吗?可是她错了,有些爱,随着时间的洗刷,变得日久弥新,坚不可摧。是丁磊。恍惚间,讨厌的丁磊一边咳嗽,一边游过来:“还不快谢谢老大,二货姑娘。”其实眼见凌允稚呆看着姜疏桐,心里酸得跟打翻了醋缸似的。一切都过去了。“快吃吧,凉了就腥了。”视线渐渐模糊。丁磊接到电话后立刻追了出去,可是星城那么大,哪里还有苏雪霁的踪影?就这样,他一直毫不在意的那个女孩,像一阵疾风,消失在了他们来时的城市。“救命恩人,我请你吃饭啦。丁磊,你也一起吧。”凌允稚拦住姜疏桐,目光越过他看向丁磊,其实请姜疏桐吃饭,只是慢慢接近丁磊的借口而已。“什么是超级月亮?”一切都是那么完美,丁磊甚至送了个礼物给凌允稚表示感谢,不然他也追不上苏雪霁这样的绝世大美女。绿萝火锅城里灯光幽暗。回忆当年,入学那一天,丁磊去接站,第一眼她就喜欢上了他。终于和他在一起,她如同穿上水晶鞋的灰姑娘。可是,这个她一直深爱的男孩,过了这么多年,还是不爱她。哪怕是在最荒诞的一个白日梦里,他的梦呓中,也只有允稚,凌允稚。“。”丁磊正大嚼特嚼餐包,还不忘插嘴。寝室里,凌允稚一边贴面膜,一边嗟叹:“哎,能死在苏雪霁的手下,真是甘拜下风啊!没想到我的男神,也是个俗人。”操场上只有几个运动狂人一圈圈跑着步,并没有姜疏桐的影子。这个拥抱来得太迟太迟。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自从将她带回付家堡

下一篇:我狠狠地瞪了她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