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推荐_爱情唯美语录_短篇散文精选!

移动站 网站地图 浪漫文学网

浪漫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浪漫文学网 > 故事大全 > 爱情故事 >

我们正在练匕首操

作者: 未知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6-05-17 17:38 阅读:
彼时,我们已离兰州很近了。爸爸提前收拾好东西,说到了火车站人多手杂,丟了我的报名证件就不好了。我坐在窗边,窗外的沙丘已变成了绿树,我知道我快到了,即使它不是我理想的城市。但就像郎于生活的态度,起风了,也要努力生活下去。“嗨。”他用另只手在我面前晃了晃,我才意识到我竟然直抓着人家的手。我极快的放开。“不好意思,谢谢你了,你是?”我故装镇定的问。“我叫黎沐阳,是大的,算你的学长了,你是人吗?怎么个人拿这么重的箱子?”他的声音充满了温暖。“噢,我爸爸和我起,他去买水,我在这等他。”我刚说完,瓶水出现在面前,“你肯定很渴了吧!我正好有瓶水,你喝吧!”“谢谢学长”我低头说。我们直这样站着,忽然想起还不知道他是哪个专业。正想开口,爸爸来了:“小玲,等急了吧!”“没有。”我低头道。爸爸的目光刚落到他身上,我刚想介绍。没想到他早已出口:“你好,伯父,我是大的负责新生接待工作。你们刚来,对这里不熟悉,我带你们去报名处和宿舍吧!”“好啊,年轻人。谢谢你。”到了,兰州的车站很拥挤,大城市或许都这样吧。我和爸爸找到了学校的校车便路到了学校。我大抵是直睡到学校的,下了车,爸爸让我原地等他,他去买水。不是每份爱都始于情,也不是每种情都止于爱。不是每次转身都能遇见,也不是每份流年都有邂逅。在流年里遇见对的人,那是对青春的恩赐。——题记虽是夏尾,却依然挡不住炎热。看到前面有棵大树,繁密茂盛,我拉着行李笨拙的前行,突然脚下个石子,人和箱子翻倒在地。怎么这么倒霉,周围的人似乎都在看笑话。我刚抬头,个如光阳的面孔出现在我眼前,他眼底带着柔柔的笑意,漂亮的唇形浅浅色分好看。唇角天生上扬,好像直都是绅士般的面带微笑。他向我伸出了手,轻轻的扶起我。晚上,收拾好切。社友们都认识了下,玩了会,便都各自上床。我趴在床上,拿出闺蜜萧雯送我的那本《何以笙箫默》来看,看着看着就想到了沐阳学长。想起他的笑,他的温柔,似乎他就是完美的化身。对了,他怎么知道我会写诗的,我冥思苦想不得其解。我找我的写诗的小本时,发现它不见了。可能那天掉出来了吧!可是他怎么不还我呢?康桥诗社,康桥诗社,或许,他也在那里吧!再想起火车上那个梦,他似乎和那个梦里少年有些相似。突然想起句话“所有的相遇其实都是久别重逢。”想着想着就睡着了。“进去图书馆说吧!我冷!”“好吧!”我们看了会书,聊了会天。突然发现,我们的兴趣是那么投。后来他请我吃了饭。送我回到宿舍。临走时,他说:“你来诗舍报名,我就还你诗本和书!”说完他走了。听说去康桥诗社报名的人很多,估计都是为他去的吧!军训终于结束了,我们都很累。这所学校的图书馆很有名,我直想去。军训完第天,借阅证终于发了,我想去图书馆看书,可小颖有事出去了,我拿着萧雯送我的书,边走边看,不知不觉已到了图书馆旁边的人工湖,我刚看到好处,不想被人撞,眼镜掉了,书也掉进了旁边的湖里,情急之下,我想去捡,忽然。有个蓝衣少年,他下跃进了水里,捞上了我的书。他把书拿到我的面前,捡起眼镜帮我戴上。我才看清楚,是他。“是你?还真巧。我也来看书。对了,你怎么没来报名?”他说。“饿吗?”爸爸问我。“想必人已经招够了吧!我就不去凑热闹了。”我说。第天,社友小颖说今天要排军训方阵。我们都收拾好,宿舍的小伙伴起出发去操场。每个人都穿着英气的绿军装。我们过去和班里的同学打了招乎,起坐在草地上聊天,这样,真的很好。后来,我们排了方阵。接下来几天,都是苦逼的军训,每个人都被晒的黑黑的。有天,我们正在练匕首操,我正聚精会神的喊“杀杀杀”时,突然旁边的女生都朝着个地方看,不知道在看什么。忽然我旁边过来个人,我以为是教官,就做的特别认真。“做的挺认真啊,呵呵!”他笑着走了过去。我马上放下了匕首,他上了主席台,然后说“大家好,我是康桥诗社的社长,今天来是为了宣传,康桥诗社………希望大家踊跃报名。”说完,底下片掌声。后来他在群人的簇拥中走出了操场。然后训练又开始了,旁边的女生都问我是不是认识他,要他的扣扣,电话什么的。还是社友小颖帮我挡掉的。小颖真的很善良,她虽然有些胖,但是她很乐观,自信,点也不自卑。我在大学的第个朋友就是她,我们关系真的很好。他回:配不上?爱情是平等的。我喜欢你,你喜欢我。这就够了,愿得人心,白首不分离。你不也喜欢这句诗吗?我觉得你善良,可爱,有思想,是我喜欢的。不要自卑,在我心里,你是最好的。我的心顿时被融化了。个人惯了,有些苦,有些痛,只有自己知道。从来没有人了解过我,也没人愿意了解我。而命运让我遇到了他,他愿意爱我,呵护我。给我温暖的怀抱,我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呢?“不饿!”我急声道。其实我并没做亏心事,不过是这样的梦不能与爸爸这样个角色来分享罢了。夏日的炎热与喧闹都已渐远,知了声也已消失,我们都有个各自的归宿。湖海将是我们以后彼此的距离,分别时彼此嘱咐在大学好好过,找到彼此对的那个人定要告诉对方………“没事,应该的”说完他就拿起我的行李向前走去。我直在后面,他的背影像白杨般挺直,是那么俊朗。后来他领着我们去报了名,又把我们带到宿舍。他拿着行李进到宿舍时,我们宿舍的女生都投来倾慕的目光。第眼,我就知道他是个带着光芒的人。“只愿得人心,白首不分离………”他的铃声响了,他接电话。两个女生窃窃私语说他打电话的样子也很帅。他好像听到了,微微笑。他接完电话说:“我有事要先走了。伯父,拜拜。”他只是对父亲说,我有些失落,低头玩弄手指。“对了,苏玲,你的诗不错,有兴趣来康桥诗舍吧!”他回头笑道。哐当哐当…火车依然在不紧不慢的行进中,太阳已从沙丘上升起,发出明耀而温暖的光芒。我揉了揉眼睛。噢,原来刚才是在做梦,梦里我遇到了我久违的那个他,他如这阳光样温暖,他带着我,我们起去草原,去雪山,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孤画老王好像想到了什么

下一篇:男大当娶女大当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