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南民间故事]张瑞图卖字

  明朝时候,福建晋江出了一个大书法家,是朝廷的大学土,叫作张瑞图。他的书法功力很深,与画家董其昌齐名,当时有“南张北董”的说法。

  张瑞图到了晚年,一直在故里五店市下行村度过,家境潦倒穷困,常常连菜也买不起。有一天,张瑞图正在书轩写字解闷,忽然听到外面传来“卖——土蛏!”的叫卖声。他一时心动口馋,可是身边又无银两。正在烦闷,那卖土蛏的已经来到门口,更大声地叫:“卖——土蛏!”

  这卖土蛏的不是别人,是张瑞图母亲娘家的宗亲。他知道大学士爱吃土蛏,每次挑来,大学士不买多也买少,所以他到了门口就大声地喊起来,生怕老人家没听见。其实,张瑞图早听到了,只是没钱,在厅堂里踱着方步,刚回头就与卖土蛏的打了一个照面,笑着说:“你又来卖了?”

  张瑞图被他一问,“呃呃呃”地答不出半个字来,只好撒了个谎,说:“我近日正忙着为人写大字,手头没有现钱。你先称两斤放着,待我写一个大字让你带去交你宗亲林尚书,他自然明白。”

  卖土蛏的听了,不以为然,心想:一个字这么贵重,能换得上两斤土蛏呀?他怕得罪这个老主顾,又不敢讲,就停下担子称了两斤土蛏。张瑞图的字此时也写好了,他一手接蛏,一手将字递了过去。卖土蛏的把纸打开看了看,见是个“林”字,又在心里嘀咕:一个“林”字能换我两斤土蛏呀?但还是不敢说,把字揣在怀里走了。

  原来,林尚书村里的祠堂这几天完工,林尚书正为找不到名人为祠堂匾题字而发愁呢!张瑞图就先写了这个“林”字让卖蛏的带去。果然不出所料,林尚书一看,就认得这字是大书法家张瑞图大学士亲手所写。他欣赏了又欣赏,欢喜得像天上掉下月亮一样。林尚书加倍赏了卖蛏的银两,并叫他明日再去换换看。

  卖蛏的尝到了甜头,隔天清早,又挑了土蛏来叫卖。张瑞图听了,心中有数,假装无事,又写了一个字,说:“这字要换十斤蛏。”卖蛏的因得林尚书的交代,如数称足给大学士,又连忙回到家中,把大字呈交给林尚书。林尚书轻轻地展开一看,见是个“氏”字,心中万分欢喜,自言自语说:“张瑞图知我急用‘林氏宗祠’作匾额也!”他把卖土蛏的叫到跟前来,说:“明日再去换,土蛏要挑上好的去,不准灌水。”

  卖土蛏的人也不敢多间,第二天按吩咐挑了一担上好的大土蛏来到张瑞图的家门口叫卖。张瑞图笑吟吟地走了出来,说:“今天这个字,不多不少,要换一百斤蛏。”

  卖土蛏的笑着说:“这就太巧了,我正好挑了一百斤来,半斤还没卖去,那就统统跟你换了!”

  张瑞图早已把字写好,立即交给卖蛏的人。那卖土蛏的想到今天又可以领赏,欢喜得连蹦带跳地往回跑,林尚书已派人在村口等他了。家人接过字,呈给林尚书。林尚书展开一看,正是他所要的那个“宗”字,心中大喜!“林氏宗祠”四个大字,已经轻轻便便得到了三字,欠缺的一个“祠”字,看来也能到手了。

  林尚书欢欢喜喜地叫卖蛏的,对他说:“明日要是换第四个字回来,不但大大有赏,还要用红甲吹到村口迎接你!”真要这样,卖土蛏的岂不是成为村中的大红人了!

  这天,卖土蛏的起了个大早,除了他自己挑了一担上好的土蛏外,还叫他的儿子也挑一担跟在后面,并且在家里还准备了一担,以作备用,想不到,这回他来到张瑞图家,只见大门小门都紧紧关闭着。卖蛏的以为大学士尚未起床,不敢七叫八喊,就傻傻地坐在门口等着。等着等着,等到日头上三竿了,还没听到房子里有动静,他急了,就大声叫喊起来:“卖——土——蛏!卖——土——蛏!”这一叫,不是十声八声,而是一直叫到中午,不但把喉咙喊干了,把嘴巴喊痛了,而且两担活鲜鲜的上好土蛏也都变臭了。卖蛏的不免有些埋怨,心想:我在这里傻等也不是办法,不如快快回禀林尚书,免得他派红甲吹到村口等我呢!

  林尚书听完卖蛏的诉说,以为是张瑞图不在家中。隔天,他派了家人,手持书函红柬,来到大学士家求字。张瑞图看后说:“你家尚书金步玉趾,太贵重了。你快去回禀,就说我张某这个字,万金也换不去了!”

  林尚书知后很懊悔,心想:我林某虽为现任尚书,但向人求字,岂可足不出户?错了!错了!难怪老大学士发了这么大的脾气。可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这个“祠”字,只能靠自己来补上。他就亲自研墨,然后提笔来写,写了一字不成,再写一字,又嫌不好,就这样一连写了七天七夜,用去十三担纸,还没办法取出一个字能与张瑞图的“林氏宗”三个字般配。林尚书心灰意懒,只好勉勉强强拣了一个字来拼湊。他写的这个“祠”字,与张瑞图的“林氏宗”三字相比,就差得多了,很不相称。

本站选取的不少文章素材均来源于互联网,所载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文章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予以更正。相关合作请发信至781258763@qq.com。